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专科论文>材料浏览

如何才能相关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 和性犯罪和性骚扰,如何才能防范?相关本科论文范文

主题:如何才能论文写作 时间:2021-04-11

性犯罪和性骚扰,如何才能防范?,本文是如何才能类本科论文开题报告范文跟性犯罪和性骚扰和防范方面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

如何才能论文参考文献:

如何才能论文参考文献 综述性论文怎么写性论文范文企业财务风险的分析和防范论文犯罪心理学论文3000字

撰稿|陈 晟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有一类违法、犯罪行为格外引人注目,在世界范围内都屡屡成为热点,那就是性犯罪和性骚扰行为.当然,这并不是说,人类社会过去就不存在性骚扰甚至性犯罪.恰恰相反,在各国的历史中都不缺乏这类记载,甚至在各种神话故事中也能看到它们的痕迹.

不消说,性侵当然是犯罪,性骚扰也是违反社会道德规范的行为,两者在程度上有所差异,本质上都是对他人的人身自主权和人格尊严的不法侵害.在这一点上,相信人类社会早已有了共识.真正值得讨论,或者说令人关注的,是如何防范此类行为发生,保护社会成员的正当权益、维护社会的正常秩序?

这个问题,恐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现代版的“红字”

一种观点,是对那些曾经有过性犯罪历史的人加以特别标识,让周围的人对其多留个心眼,减少再被其侵害的可能.

在美国作家霍桑的小说《红字》里,对于通奸者的惩罚,就是强制其在衣襟上绣上一个大写的红色字母“A”,作为一种耻辱的标识,也让其他人一眼就能知道此人所犯下的罪行,从而避免所谓的“堕落”.今天,在绝大多数的国家和地区,早已不再把通奸视为犯罪,但这种对性犯罪者持续标识的做法,却还是一定程度上继续存在的,那就是颇有争议的“性犯罪前科公示制度”.

一般认为,这种制度起源于美国.2003 年,北卡州少女德路·索丁(Dru Sjodin)被人性侵后杀害.凶手落网后,警方发现此人有抢劫、性侵的犯罪前科,坐牢23 年,才放出来不久,就又作奸犯科了.随后,此案引发广泛关注,并直接促使了《德路·索丁性侵害罪犯公开登记法案》的诞生.该法案要求,有性犯罪前科者在刑满释放或假释出狱后,都必须在其居住地向警方登记备案;而这类前科人员的信息,在指定网站上公开,任何人都可以免费看到.也就是说,此人的同事、邻居、顾客,都可能会清楚地知道他有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能够对其保持足够的戒心,因而减少被此人再次侵害的可能性.而对于一些特定的职业、岗位,比如幼儿园教师、游乐场工作人员、少儿体育运动的教练等等,考虑到经常有和孩子接触的机会,自然也就不会让他们从事.

这种做法,当然是有合理之处,毕竟累犯、惯犯在各国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对于性犯罪前科者也是如此.然而,这并不能当然地延伸为“一次做贼,一生是贼”,无论是从犯罪学还是心理学上,都不支持这个结论;特别是对于具体的个人而言,谁也无法预测其今后漫长岁月里的行为.

同时,这种前科登记制度,还会给这些前科人员的社会生活带来巨大的不利影响.一个人犯了罪,自然应该受到惩罚;而在刑法执行完毕、准许出狱之后,这个人当然也有权利重返社会生活,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浪子回头”.然而,一旦此人被登记为“性犯罪前科人员”,周围的人会如何看待他,就不是法律能够控制的了.实际上,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确保自己的公司里不出麻烦,这的确是人之常情,因而产生的拒绝与躲避也很符合逻辑.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性犯罪前科人员就很容易变成了一个个孤岛,在就业和生活上处处碰壁,非常不利于他们的归正.相应地,这种“我被社会抛弃了”的感觉,又可能让其滋生对社会的仇恨,从而诱发新的犯罪,实际上是一个双输的结局.

因此,有人认为,这种做法非常不可取.最近,我国东南某地开始试点进行同类登记制度,也遭来一些批评的声音.

釜底抽薪?

与此相对的,还有一种更激进的措施:对严重性犯罪者实施强制性的激素治疗,也就是通常说的“化学阉割”.

这种做法的出发点,是通过降低其体内的雄性激素的水平,从而生理性地降低他的性冲动,消除他去犯罪的,令其危险性降低,减少再次性犯罪的概率.

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这种激素治疗是法律规定的强制性措施,如韩国、波兰、摩尔多瓦、爱沙尼亚、印尼,以及美国的乔治亚州、蒙大拿州和艾奥瓦州等等,但仅限于情节非常严重的性犯罪人(如性侵儿童、因性侵而多次被判刑等);而在另一些国家和地区,则将其视为可选项,允许特定罪名的罪犯通过自愿接受激素治疗来换取减刑或假释,比如英国、以色列、阿根廷等.还有一些国家,近年来也在跃跃欲试,比如印度在“公交车性侵案”之后,就有对性犯罪者实施激素治疗的呼声.

单从操作上说,激素治疗门槛很低,无非就是由医生给性犯罪者定期注射一针雌激素或者抗雄激素,成本也就是数百元人民币左右.而副作用方面,主要会有变胖、骨密度降低、第二性征混乱(胡须减少、乳腺隆起)等等,也可能有极少数人因而诱发心血管疾病,大体上说还是很安全的.

然而,这种做法引发的争议,比性前科登记制度更大.有些批评者认为,这是一种变相的肉刑,而肉刑是不被文明社会的法律所认可的:激素治疗虽然不像“重打二十大板”“鞭笞10 下”这么血沫横飞,却实实在在地损伤了人体的正常机能,给其带来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痛苦.比如,尽管某人进行了性犯罪,但在刑满或假释之后,他当然也有权过正常的家庭生活,其中就包括了实施合法性行为的权利.有反对者曾经戏称,激素治疗的针是打在性犯罪者身上,却顺道剥夺了其配偶的正当权益,实在是无辜者跟着倒霉.

在历史上,激素治疗曾被用来“治疗”同性恋(当然,我们都知道,同性行为并非一种疾病),而其中最著名的受害者就是计算机科学的先驱者阿伦·图灵.在出现了喉结变小而胸部增大、嗓音变化的尴尬之后,图灵选择了以死抗争,为激素治疗的正当性画下了一个凝重的红×,警示后人不要轻易将身体上的改变纳入刑罚.

同时,这种做法到底能不能减少性犯罪,恐怕还不能轻易地得出结论.激素治疗的基础,是建立在“性犯罪源于性激素过高”的假设之上,却忽略了心理因素在性犯罪中的作用.而激素能不能改变人的心理,是非常难以确定的事情.

事实上,在相当多的性犯罪中,行为人因为环境或自身的原因,无法完成性行为过程,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们去这么做,或许,他们更多的是追求一种变态的心理满足,比如说控制他人、报复社会、否定自卑感、吹胀虚荣心等不良情绪,和激素水平的关系,并没想象的那么直接.这样一来,激素治疗实际上并不能起到预防犯罪的作用,那就是费力不讨好了.

总体而言,用“化学阉割”来对付严重的性侵罪犯,或许能让一部分公众感觉到“犯是罪有应得”的快感,但却可能给社会增添戾气,还可能动摇刑法的正当性基础(刑罚的目的不是报复,而是纠正被损害的社会秩序),在立法上自当非常非常地谨慎.

相信她,还是相信他?

前面讨论的,都是比较极端的情形.而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和地区,相对于、这种严重的暴力犯罪,性骚扰的发生率都要高出很多来.

性骚扰背后,常常会利用职务和地位上的优势进行;而这种行为往往隐蔽而又短暂,要想抓到确凿证据也是很不容易的.因此,才有那么多的受害人选择了忍气吞声,只是选择了躲避和忍让.而去年席卷欧洲、美国的“Me too”运动(即鼓励那些曾遭到性侵害、性骚扰的受害人,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自己的不愉快经历,并加上“我也遇到过”的话题,作为对其他受害人的增援和鼓励),则是鼓励这些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反击,在这方面的做出了一个重要突破.在“Me too”标签刚上线的24 小时之内,就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1200 万次,其影响力可见一斑.2017 年,该运动还被《时代》杂志评为“2017 年年度人物”.

在此运动,多个好莱坞女星站出来,指控某电影界名人曾对她们做过恶劣的骚扰行为,并成功地将其带入了刑事审判的流程,也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典型案例了.实事求是地说,“Me too”运动,以及其他通过网络那些利用职务、身份上的优势进行性骚扰的罪恶行为,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进步,也是对诸多弱势群体的一种保护.

然而,随着该运动的进行,也有了一种质疑的声音:难道,仅凭某人一个“Me too”的口供,就足以让另一个人身败名裂,乃至失去积累半生的成就吗?被指责有性骚扰行为的人,当然也有自己的名誉权,在没有扎实证据的情况下就搞舆论审判,用唾沫将其淹死,不仅缺乏正当性,也会搞得人人自危.

从法律上说,“证据”乃是一切结论的基础.在刑事诉讼上,更是必须坚持无罪推定的原则,坚持“重证据、轻口供”.在迷信口供的年代,各国司法机关都曾经造就了无数的冤假错案,给许许多多的人带来了灭顶之灾.比如著名的“塞勒姆猎巫”,仅仅是依据一些荒诞不经的证词就开展起来了,就是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注:17 世纪末,美国麻省小城塞勒姆,曾经爆发了所谓的“审判女巫”的活动,半年之内共将200 多人投进监狱,并将其中的19 人绞死.1957 年,该州政府向活动的受害者公开道歉.)

因此,有人批评“Me too”运动,就是现代版本的猎巫——在没有证据,未经审判的情况下,仅仅因为某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个帖子,就将另一个人的名誉、品德、家庭架在火炉上烘烤,是不是太草率了?

然而,想要修补这个问题,却是非常的困难.正如前文所述,想要对性骚扰取证,难度极大:如果谁要整天揣着录音笔上班上课,对于其他人而言就像是随时被偷窥,当然是很难接受的.这种情况下,过分的苛责受害人提供证据,非常不利于受害人权益的保护.但是,如果推定所有的性骚扰指控都是真实的,又很容易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栽赃陷害,甚至成为要挟他人、勒索不当利益的工具.

最终,问题又回到了那个古老的分歧之上:信她说的,还是信他说的呢?

显然,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们,答案究竟是什么.然而,“Me too”运动的负面作用,已经催生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出现,那就是所谓的“彭斯法则”(Pence rule).

严格说来,这个原则应该叫做“ 比尔· 葛培理法则”, 因为它是由著名传道人葛培理(BillyGraham)在1948 年提出来的.在被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先生再次引用之后,该原则得以发扬光大,于是就被戏称为彭斯法则.它的核心内容就是一句话:瓜田李下说不清,不如避嫌躲清净.

具体而言,彭斯先生表示,他不会和除了妻子之外的女性单独会面,更不会单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除非妻子在场,否则宴会中绝不饮酒.此言一出,很多男性纷纷表示,这倒是应对“Me too”的一个好办法啊!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彭斯法则并无不妥,毕竟,谁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为了避嫌也是说得通的.然而,当大量的社会成员认同了彭斯法则之后,麻烦就开始慢慢出现了.

比如,韩国很多公司里,就出现了男性职工回避和女性职工面对面沟通的情况,宁可选择电子邮件、电话和微信来传递信息,在办公室中如此,因公出差时更是这样.久而久之,女性变成了被男性遗忘的“空气人”,非常不利于女性的职业成长.

实际上,如果彭斯法则真的被发扬光大,对女性的隐形危害还会更大.比如,女性在就业上本身就已经处于相对劣势,而如果公司老板或研究生导师考虑到彭斯法则的逻辑,就可能有意无意地在招聘、招生时更倾向于选择单一性别的申请人.这种性别歧视往往还会披着合法的外衣出现,非常难以干预,对于女性的整体社会环境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因此,对于“Me too”运动,反思的声音也在日益出现.不过,反思之后,依然没有一个清晰、可行的解决方案出现:性骚扰,到底该信谁说的呢?对于性犯罪和性骚扰这种古老的罪恶,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恐怕是非常困难的,每一种措施,都会带来新的问题.不过,我们依然应当对未来抱有信心:比监狱更好的教育方式当然是学校,如果能够在今后的学校教育中,推行性别平等的正确观念,或许,在数代人之后,人类社会就能够基本摆脱这些不应该有的麻烦,真正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发展.

上文评论,这是适合性犯罪和性骚扰和防范论文写作的大学硕士及关于如何才能本科毕业论文,相关如何才能开题报告范文和学术职称论文参考文献.

性爱亚状态,中年夫妻美妙的小夜曲
红 红正如托尔斯泰说的“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人到中年事业有成,在外人面前看似风光的许辉和夏夏夫妻两人,却有着不为人道的苦恼 年轻时,满怀的他们的夫妻感.

遭到至亲的性侵,如何绝地反击?
△从初中开始,我就睡不好,原因是我爸爸常常半夜躺到我旁边来把我摸醒,摸我的胸部或者 后来我每晚都会锁门,他就从窗户爬进我的房间 我怕了,最后不敢睡觉 ▲虽然最近连续好几起女孩遭到侵犯的案例,但是你的遭.

儿童节孩子不上课,家长能否放假?
儿童节,家长能不能放假一天 5 月30 日,记者采访了重庆主城一些幼儿园、小学生家长,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调查单位不放假只能调班六一前几天,很多家长群都在讨论怎么陪孩子过儿童节 王女士的女儿在某小学上.

人这一辈子,什么最重要?
人这一辈子,什么最重要是钱财吗钱财乃身外之物,人赤条条而来,也终将赤条条而去,带不走一分一毫 是名利吗延参法师曾说“人间名利,无非是水中望月 红了多少眼,碎了多少梦到头来不过是白发遮面目,.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