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毕业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分析毕业论文的格式范文 与广告学理论的成长轨迹与现状分析基于期刊论文的文献计量学分析方面专科开题报告范文

主题:分析论文写作 时间:2022-07-31

广告学理论的成长轨迹与现状分析基于期刊论文的文献计量学分析,该文是关于分析专科毕业论文范文跟计量学和广告学理论和成长轨迹类专科毕业论文范文.

分析论文参考文献:

分析论文参考文献 广告学论文选题广告学毕业论文广告学毕业论文选题广告学论文

|摘要|发展广告学是中国学者立足于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特殊性而提出的发展理论.本研究主要运用文献计量学方法,以

2010至2017年中国国内发表的有关发展广告学理论的127篇期刊论文为分析数据.首先,在系统梳理发展广告学理论成长轨迹的基础上对该领域的成长演变过程进行阶段分期.其次,以学科成长的“S”型曲线和知识生命周期为基本的理论分析工具,对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成长规律进行一个基本判断.最后,本研究着重从期刊分布情况、科研实力情况、文献利用速度、文献引文指标、文献老化规律五个维度分析发展广告学理论研究的现状,对该领域的研究现状和未来研究发展趋势进行总结和论述.

|关键词|发展广告学成长轨迹现状分析计量分析

|ABSTRACT|DevelopmentadvertisingisadevelopmenttheoryproposedbyChinesescholarsbasedontheparticularityofthedevelopmentoftheadvertisingindustryinChina.Thispapermainlyusesthemethodofbibliometricstoanalyzethedataof127periodicalpaperspublishedinChinaduringtheperiodfrom2010to2017.Firstofall,todividethestageofthis?eld’sdevelopmentprocessonthebasisofcombingthroughthegrowthtrajectoryofthedevelopmentadvertisingtheory.Secondly,basedonthebasictheoreticalanalysistoolsofthe"S"curveandtheknowledgelifecycle,thepapermakesabasicjudgmentonthegrowthlawofthetheoryofdevelopmentadvertising.Intheend,thisstudyfocusesonthetheoryofdevelopmentadvertisingfrom?vedimensions,includingthedistributionofjournals,thesituationofscienti?cresearch,thespeedofliteratureuse,theliteraturecitationindexandtheliteratureaginglaw.Theresearchstatusandfutureresearchtrendsofthis?eldaresummarizedanddiscussed.

|KEYWORDS|DevelopmentadvertisingGrowthtrackStatusanalysisBibliometricsanalysis

问题的提出

发展广告学作为一个全新的理论概念真正进入学者们的讨论视野始于2010年由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陈刚教授发起并主持的“广告前沿发展论坛”,该论坛在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和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四所高校先后举行,“发展广告学”的概念就是在这四次研讨会的讨论过程中逐渐形成和提出的[1].此后,发展广告学在中国大陆悄然兴起,且一群学者每年以闭门式学术沙龙的方式聚集在一起作专题研讨,致力于针对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特殊性进行系统研究,从而在不断研讨的过程同推动发展广告学理论的建构与发展.目前,发展广告学已走过八个年头,在这期间发展广告学理论经历了怎样的成长轨迹?发展广告学的发展现状如何?这正是本研究所要探讨和解决的主要问题.

研究设计

(一)数据来源

发展广告学是基于中国广告业的立场,辨析各种发展理论背后的意识形态色彩,进而形成观点鲜明的中国学术话语[2].目前,关于发展广告学的学术期刊研究成果基本上均已收录在人文社会科学引文数据库中.中国大陆在网络上公开发布的人文社会科学引文数据库共有四种,从收录的文献类型和数量来看,中国知网(CNKI)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连续动态更新的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其收录文献数量较丰富,收录类型更为全面[3].因此,本文对发展广告学期刊论文的分析研究选择以

CNKI作为数据源.“发展广告学”概念于2010年11月在福建举办的第二次中国广告产业发展前沿论坛上首次提出.因此,本文将研究搜索时域的起始时间定为

2010年11月1日.此外,为了对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成长轨迹进行一个更为理性科学的判断,确保研究的准确性,本研究暂且将正在发展中的2018年剔除掉,将本

研究搜索时域的结束时间设定为2017年12月31日.本研究以检索项“题名”,以检索词“发展广告学”、“广告理论”、“广告产业”为检索策略,通过阅读文章的题目和摘 要,最后共得出2010-2017年间与发展广告学理论相关的期刊文献共127篇.

(二)研究方法

文献计量学研究方法起源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西方欧美国家,并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引入中国.文献计量学最初较多的运用于自然科学领域,后来逐渐拓展到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中[4].当文献计量学被应用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中被用来开展学科历史、学科演进与学科发展研究时,主要是采用以期刊论文为基础的文献计量分析方法[5].笔者认为,对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成长轨迹及现状分析研究适合运用文献计量学的研究方法,因此本研究以文献计量学研究方法为主,以内容分析法为辅.本研究以学科成长的“S”型曲线和知识生命周期为基本的理论分析工具,综合运用定量与定性研究相结合的方法,在系统梳理发展广告学理论成长轨迹的基础上对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成长规律进行归纳分析与判断.除此之外,本文通过运用文献计量学的分析方法,着重从期刊分布情况、科研实力情况、文献利用速度、文献引文指标、文献老化规律五个维度分析发展广告学理论研究的现状,以期对发展广告学理论的发展现状做出一个基本判断.

发展广告学研究的阶段分期

科学知识量的增长及其规律与科学文献的增长和规律是紧密联系的,科学文献的数量变化直接反映了科学知识量的变化情况[6].“发展广告学”理论自2010年提出以来,该理论已经历了八年的发展历程.首先,本研究对2010-2017年期间127篇与发展广告学理论相关的期刊文献进行系统梳理,在此基础上笔者根据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期刊论文时序分布情况绘制出发展广告学期刊论文时序分布曲线图(如图1所示).根据《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期刊论文时序分布曲线图》的走势分析,虽然发展广告学理论于2010年11月已被提出,但与发展广告学理论相关的期刊论文发表始于2011年,此后论文增长平缓.2013年,与发展广告学理论相关的期刊文献的产出达到八年内的首次峰值,即有31篇论文产出.2013年之后,发展广告学的期刊文献数量的产出速度较2013年有所减缓,但仍保持较高产出.对《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期刊论文时序分布曲线图》中数据分析后发现,如果按照曲线图中的关键拐点来划分发展广告学研究发展的阶段分期,那么目前学者们对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的研究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个发展阶段为2010—2012年缓慢酝酿期.

第二个发展阶段为2013年高速发展期.第三个发展阶段为2014—2017年平稳上升期.

(一)缓慢酝酿期:2010-2012年发展广告学的研究热点

“发展广告学”的概念于2010年11月在福州召开的“广告前沿论坛”上首次经学者们激烈讨论后提出.

“发展广告学”概念的提出与中国当前的经济、社会背景密不可分,是时代的产物[7].2010-2012年间,关于发展广告学研究的期刊论文发表相对较少,其中2010年0篇,2011年共5篇,2012年共8篇,总计13篇(如图1所示).此阶段,关于发展广告学的文献仅有1篇发表在《新闻世界》,其余12篇均发表在《广告研究》杂志上.总而言之,2010年到2012年期间的学术论文产出量相对较少,发展广告学理论处于一个酝酿和缓慢发展阶段.

虽然在2010到2012年间发展广告学理论相关论文的产出量并不高,但是该时期在以北京大学陈刚教授为首的学者们的努力下逐渐形成了发展广告学学术共同体,这为发展广告学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学术发展空间,为发展广告学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首先,2011年4月,在华人广告圈第一本纯学术的广告期刊《广告研究》杂志中首次开辟了“发展广告学”专栏,这为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推进提供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平台,并成为发展广告学理论发展的学术阵地.此后,《广告研究》期刊首次刊发了北京大学陈刚教授、武汉大学姚曦教授、中国传媒大学初广志教授等学者关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研究的文章,成为“发展广告学”研究的开篇之作,同时也带来了“发展广告学”研究的最初的研究成果[8].其次,2012年12月22日,“首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在北京大学举行,来自于国内外高校的学界学者和广告业界专家对“发展广告学”这一全新理论体系进行全面深入的梳理和研讨.首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围绕发展广告学产生的背景、发展广告学关注的核心问题等极具价值的话题进行了思想的碰撞,并促使发展广告学学术共同体的形成.发展广告学学术共同体的形成体现了中国广告研究者的学术自觉和责任担当.

从内容分析的角度看,该时期发展广告学研究的内容主要集中在发展广告学基础理论研究和广告产业发展及问题研究,具体包括对发展广告学概念的界定、发展广告学产生的背景、发展广告学关注的核心问题、发展广告学的研究框架和方法这四个方面,而对于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决定性影响要素研究涉及较少.首先,关于发展广告学概念的界定这一问题是这一时期学者们所集中思考的重要问题.其中,武汉大学姚曦教授认为:“发展广告学主要是从个体或群体自由发展的角度,研究广告发展和广告传播对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所带来的一系列的广告问题[9].”同时期,中国传媒大学初广志教授指出,“发展广告学”这一概念具有两层含义.其一,发展广告学的立足点是“广告学”,不能脱离广告活动的基本要素与规律;其二,发展广告学不仅要研究广告如何促进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也是研究广告学科自身的发展[10].北京大学陈刚教授认为,发展广告学是研究广告产业发展问题的理论体系.广告产业的发展问题包含两方面:一方面,关于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影响因素、内在逻辑、发展机制和发展路径的问题;另一方面,发展广告学还要探讨广告与社会发展的关系[11].九江学院周子渊在借鉴前三位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总结指出,发展广告学是研究广告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自身理论体系建构的过程[12].其次,学者对发展广告学产生的背景进行了深入的探讨.陈刚教授在《什么是发展广告学》一文中明确指出:“当前,广告产业的发展开始作为一个明显的问题凸显出来,发展广告学应运而生[13].”其实,在2010年以前,关于中国广告产业的问题已经有学者进行研究.但是,到2010年以后,关于中国广告产业的问题变的更加突出,这是发展广告学产生的宏观背景.此阶段,广告产业研究热潮兴起的价值在于发现了中国广告研究的独特问题,即中国广告产业如何发展的问题.第三,学者们对于发展广告学关注的核心问题基本上达成共识.学者们普遍认为发展广告学主要研究的核心问题是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问题以及广告与社会发展的关系问题.第四,关于发展广告学的研究框架和方法问题学者们进行了初步探讨.其中,在2011年中韩广告与公关国际研讨会上,陈刚和孙美玲发表了题为《结构、制度、要素—对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解析》的论文,该论文首次尝试借鉴西方发展经济学理论来构建发展广告学研究的框架,通过“结构—制度—要素”的分析框架来解释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内在逻辑.

(二)高速发展期:2013年发展广告学的研究热点

2013年是发展广告学理论研究的高速发展期,发展广告学领域论文的发表数量由之前的个位篇数迅速增长到31篇.此外,发展广告学相关研究论文发表的载体也发生了变化,研究成果的发表途径更加多元化.其中,该时期的论文不仅发表在《广告研究》上,而且还发表在《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新闻世界》、《中国商贸》、《科技传播》、《声屏世界·广告人》、《西部广播电视》六类期刊上.但是,该时期《广告研究》杂志仍为发展广告学研究的主要学术阵地,其中在《广告研究》上共发表25篇论文,其它期刊上共发表6篇论文.

为什么在2013年发展广告学理论取得如此丰硕的学术成果?究其原因发现,之所以取得丰硕的研究成果主要受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得益于第二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和第三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的召开.第二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主要探讨了“制度因素与中国广告业发展”这一问题.第三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则主要探讨了“资本要素与中国广告业发展”这一主题.另一方面,得益于2013年8月份北京大学开设了中国发展广告学博士论坛,研讨主题为发展广告学与传媒经济.两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的召开和中国发展广告学博士论坛的举办直接带动和促进了一批优秀的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现.

从内容分析的角度看,发展广告学的高速发展期与缓慢酝酿期的共同点是这两个阶段学者们的研究点都关注于发展广告学基础理论研究和广告产业发展及问题研究.然而,这两个时期也存在显著的不同点,差异性体现在发展广告学在高速增长期开始着重关注于广告产业各影响要素研究.其中,第二届和第三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分别围绕广告产业中的制度要素和资本要素进行深入研讨.这一时期中,最具有影响力的文献是2013\年2月北京大学陈刚教授发表在《广告研究》中的题为《发展广告学的理论框架和影响因素研究》一文,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此篇文章在CNKI中的下载量为857,被引量为17.从统计数据发现,《发展广告学的理论框架和影响因素研究》一文的下载量和被引量都显著高于同时期其它文献的下载量和被引量,且处于榜首位置.在这篇文章中,陈刚教授在长期关注研究发展广告学的基础上逐渐提炼并明确提出:“制度、市场、资本与公众是影响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四个决定性因素,这四个因素的关系和组合的变化使得中国广告产业的发展形成制度主导型、市场主导型、资本主导型和公众主导型四个阶段[14]”.陈刚教授对于发展广告学科理论框架的构建受到了发展经济学中制度、结构、要素分析框架的启发.与此同时,发展广告学科理论框架的建构使得发展广告学理论研究由虚入实,取得了实质性的推进与发展.

(三)平稳上升期:2014-2017年发展广告学的研究热点

从2014年到2017年是发展广告学理论的平稳增长期.虽然此阶段每一年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文献产出量均低于2013年的文献数量,但是此阶段学者们仍持续关注于发展广告学的发展,且论文发表数量呈现逐年稳步发展的态势.据统计,此时期共有83篇发展广告学理论相关文献发表,其中发表在《广告研究》上的论文共50篇,发表在《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九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学术研究》、《新闻界》、《新闻与写作》等期刊上的论文共33篇.经研究发现,此时期发表在《广告研究》上的论文数量占60.2%,发表在其它刊物上的论文所占比重为39.8%,《广告研究》作为理论阵地的主导地位有所削弱.

从内容分析的角度看,此时期对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的的研究热点主要聚焦在技术因素与中国广告业发展、公众与中国广告产业发展、广告产业中国模式的理论构建、数字营销环境下跨学科视角下发展广告学的理论创新与实践探索四个方面.首先,关于技术因素对中国广告业发展的影响这一问题,学者们从不同的角度对此进行了阐释.陈刚教授认为,发展广告学的研究框架中存在制度、市场、资本、公众四个要素,其中资本是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驱动性要素.资本因素除了包括金融资本和人力资本之外,还包括技术资本,因此需要重视技术变革对广告操作技术的影响[15].上海大学许正林教授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发现,西方学者对“技术变革对广告产业的影响”的关注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其一,在快速的技术变革中,网络广告如何存活并寻求突破;其二,对消费者研究路径的转向研究;其三,对社交媒体的关注[16].上海外国语大学陈正辉教授认为:“目前的媒介技术已从模拟向数字转变,技术变革带来的是一个新传播时代,一切在变.作为广告人唯一不变的是在变化中寻找营销新商机,发现广告新空间[17].”其次,关于公众因素对中国广告业发展的影响这一问题,学者们对此进行了初步探讨.其中,陈刚教授认为我们正在进入公众性因素主导的时代,单纯的商业化将会有所收敛或者隐形,而创意文化和公益将会有更大的价值和更好的效果[18].许正林教授指出,互联网正在改变着整个社会的舆论场,公众成为社会意见表达和影响事务执行的重要力量,这种新生力量具有目标指向明确、关注焦点集中和表达爱憎分明等特征[19].沈清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指出,公众在中国社会中所起的作用包括约束性作用和逐利性作用[20].第三,关于广告产业中国模式的理论构建这一问题,学者们有不同的观点.在发展广告学的基本理论框架和理论研究维度大致确定的情况下,深入地研究广告产业中国模式的具体问题已成为必然.四川大学杨效宏教授认为,中国模式的核心是均衡发展,具体到广告产业就是产业均衡发展[21].此外,安徽大学副教授邬盛根认为,国家利益表达与中国广告产业升级路径密切相关[22].第四,发展广告学作为对中国广告发展模式的理论建构,一直倡导打破学科之间的界限和壁垒.对此,学者们从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技术哲学等多学科的优秀研究成果中吸取精华,从不同的研究视角研究和完善发展广告学理论.

基于学科成长规律和知识生命周期对发展广告学的判断

知识的生产遵循一定的成长发展规律,本研究采用文献计量学的研究方法,以学科成长“S”型曲线和知识生命周期为基本理论分析工具,从学科发展的视角试图来探究发展广告学的成长规律.发展广告学的成长轨迹是怎样的?当下发展广告学的知识生产究竟处于发展广告学理论发展的哪一个阶段?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未来发展趋向又如何?针对以上三个问题,本节试图以学科成长“S”型曲线和知识生命周期作为基本理论分析工具,通过分析研究进而回应以上三个问题.

(一)基于学科成长规律对发展广告学的基本判断

继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著名生物学家和人口统计学家珀尔和利德发现生物繁殖生长的Logistic曲线(简称“S”型曲线)后,“S”型曲线被广泛应用于生物成长过程或产业成长过程的描述[23].从事知识科学的研究者在进一步的研究中发现:任何一个科学领域知识的生产和发展本质上也有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这与生物繁制中的“S”型曲线具有较高的相似性[24].由此分析可见,学者曾琼和卢梦琪认为“S”型曲线所揭示的是科学或者理论成长的一般规律,它具有科学的普适性.随后,

“S”型曲线被文献计量学研究者纳入和引进到文献计量学的范畴,并进一步的发展出学科发展的“S”型成长曲线(如图2所示).在学科发展“S”型成长曲线图中,T轴代表时间,Y轴代表学科的知识存量,“S”型曲线代表的是学科或理论成长过程中的知识存量的增长变化情况[25].

学科的成长一般经历三个发展阶段,分别为学科发展的初始阶段、成长阶段和成熟阶段,其中成长阶段又分为成长阶段前期和成长阶段后期.首先,在“A”点之前,一般被视为学科发展的初始阶段.在此阶段中,曲线呈现缓慢上升趋势,属于学科增长的酝酿发展期.此时期学科增长相对缓慢.其次,在“A”和“C”之间,一般被视为学科发展的成长阶段.在此阶段中,“S”型曲线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其中,“B”点为学科成长期知识存量增长的峰值点,为成长期的拐点.因此,当“S”型曲线处于“A”和“B”之间时,学科知识存量增速加快为学科成长阶段初期,而在“B”和“C”之间学科知识存量增速稍变缓,但仍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为学科成长阶段后期.此外,在“C”点之后被视为学科发展的成熟阶段.学科发展成熟阶段与成长阶段相比,知识存量增速明显变缓,“S”曲线呈现平缓上升趋势.

发展广告学是研究广告产业发展有关问题的学科[27].目前,发展广告学研究处于学科发展“S”型成长曲线中的哪一个阶段?这是本文接下来所要研究和回应的问题.在图1中数据的基础上,本研究运用期刊文献计量学分析的方法绘制出《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知识存量增长曲线图》(如图3).通过对《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知识存量增长曲线图》进行数据分析发现:首先,2010-2012年间,年份与论文累计数量之间的曲线呈现平缓上升状.由此可以推断,此阶段处于学科“S”型发展曲线的“A”点之前,即处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研究的初始阶段.其次,2013年论文累积数量显著增加到31篇.2013年论文累积数量与2012年相比,前者是其后者的三倍多.由此判断:2013年为发展广告学成长阶段的起点,处于学科“S”型发展曲线的“A”点上.第三,2014-2017年论文累积数量仍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由此可以进一步验证,2013年处于学科“S”型发展曲线的“A”点上,2014-2017年处于学科“S”型发展曲线的“A”和“B”点之间.第四,通过以上数据分析可以发现,2013-2017年处于发展广告学学科的成长阶段.此阶段知识增长的曲线与学科发展“S”型成长曲线中从“A”到“B”的曲线发展趋势相吻合.但是,目前发展广告学知识存量增长曲线尚未出现增速显著放慢趋势,且仍保持平稳上升状,因此目前可以断定2017年发展广告学尚处于学科“S”型发展曲线的“A”和“B”点之间.由此可以推断,2017年发展广告学处于学科发展的成长阶段,且处于成长阶段前期.

(二)基于知识生命周期对发展广告学的基本判断

知识生命周期这一词语最早出现在知识管理领域[28],此后它作为一个思考和解决知识发展的工具已被很多学科领域所广为采用.学者郎杰斌和袁安府[29]按知识扩散的程度将知识的生命周期分为孵化、培育、推广与普及四个阶段(如图4所示).在知识生命周期的第一个阶段孵化阶段,知识最初表现为某人头脑中的一个观点或想法,且观点一般非常抽象.在知识生命周期的第二个阶段培育阶段,之前抽象的观点与想法变的更加具体与明确化,且所具备的极大的价值与潜力得到了该领域同行的广泛认同.当知识的发展进入到第三个阶段推广阶段,该观点在组织内部进一步得到更多同仁的认可,与此同时知识得到了广泛的扩散.在知识生命周期的第四个阶段普及阶段,观点与想法扩散程度更广,且已成为“公共物品”[31].笔者认为,知识生命周期四阶段论的划分可用来研究和界定目前发展广告学所处的成长阶段.

“发展广告学”这一概念是在四次“广告前沿发展论坛”研讨会的讨论过程中逐渐形成和提出以来,此后发展广告学由抽象概念逐渐具象化,且构建了具体明确的发展广告学研究框架.由此可见,发展广告学已经走过孵化阶段进入培养阶段.除此之外,目前发展广告学学术共同体一直以闭门式学术沙龙的方式聚集在一起作专题研讨.因为对于发展广告学的研究一直以来是以闭门式进行集中研讨,且对外不开放,由此可以进一步推断发展广告学目前正处于在学术共同体内部培养发展阶段,尚未得到更为广泛的扩散和认同,因此尚未进入推广阶段.由此可见,发展广告学目前处于知识的培育阶段,其观点逐渐清晰具象化.

综上分析发现,在学者们多年的共同研究努力下,发展广告学已走过学科发展的初始阶段,目前已进入到学科发展的成长阶段,且处于成长阶段初期.按知识扩散的程度将知识的生命周期分为孵化、培育、推广与普及四个阶段,目前发展广告学已走过孵化阶段,处于知识的培育阶段,尚未真正的进入推广阶段.

发展广告学研究现状

(一)期刊分布情况分析

英国著名文献学家布拉德福(SC.Bradford)从文献统计入手,对文献分散数据进行系统归纳和分析后,提出了文献信息集中离散分布规律,即著名的布拉德福定律[32].本研究运用布拉德福定律的区域分析法,对发展广告学领域期刊论文的集中分散情况进行分析.通过统计数据发现,中国知网中所收录的127篇发展广告学领域的文献分散在30种期刊上(如表1所示),其中以

《广告研究》上发表的文章最多,高达87篇.出现此现

象的主要原因在于2011年4月《广告研究》第2期中首次开辟了“发展广告学”专栏,这为发展广告学理论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学术发展平台,自此之后《广告研究》成为发展广告学理论的学术阵地.

自发展广告学产生以来,作为华人广告圈第一本纯学术的广告期刊的《广告研究》一直都是发展广告学研究的学术阵地,一大批关于发展广告学领域的优秀论文发表在《广告研究》上.通过《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在期刊中的分布情况》(如图5)中的数据显示:首先,在发展广告学发展的初始阶段(2010-2012年)中,《广告研究》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在这三年的时间内,学者们所产出的关于发展广告学的研究成果大都发表在《广告研究》上面,其中仅有一篇发表在《新闻世界》杂志上.在此阶段,《广告研究》作为发展广告学领域学术阵地的优势非常显著.其次,伴随着发展广告学的不断发展,当发展广告学刚刚步入到成长阶段

(2013年)时,一小部分发展广告学领域的研究成果开始陆陆续续的发表在《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新闻世界》、《中国商贸》、《科技传播》、《声屏世界·广告人》、《西部广播电视》六类期刊上,此部分的学术成果占这一时期总成果的19.4%,发表在《广告研究》上的文献占80.6%.第三,当发展广告学发展到成长阶段的前期(2014-2017年)时,发展广告学的学术影响力越来越大,同时有更多的学者愿意参与到发展广告学领域的研究中,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成果发表的途径更加多元化.此时期,发表在《广告研究》上的论文占该时期总论文数的60.2%,发表在其它学术期刊上的论文则占39.8%.综上分析,从图5数据的变化趋势来看,一方面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成果发表的途径越来越多元化,《广告研究》作为发展广告学学术阵地的显著优势有所削弱.另一方面说明发展广告学的学术影响力越来越大,得到了学界和除了《广告研究》之外的越来越多的学术期刊的认可.

(二)科研实力情况分析

本研究以2010至2017年间国内发表的有关发展广告学的期刊论文为数据库,对各地区的学术研究实力进行分析.其中,在有关发展广告学的127篇期刊论文中,有32.3%的文献为合作作者共同研究产出,且大多数为同一学校的师生之间的合作或者内部合作,而高产出的作者彼此之间的论文合作极少.据统计,曾参与过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的作者共115位,分别来自17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本研究从地区科研实力、科研机构论文产出、高被引文献作者情况三个角度来分析发展广告学领域目前的科研实力情况.

首先,从地区科研实力角度分析,根据《科研实力情况描述性分析》(如表2所示)中数据显示,2010-2017年期间北京市参与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的学者人数最多,高达29人,所参与的学者们主要集中在北京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三所高校,其次为湖北、上海、安徽、四川各省.第二,从科研机构论文产出角度分析,北京大学和武汉大学所产出的学术成果数量明显高于其他科研机构,其中北京大学八年间共产出论文29篇,武汉大学共产出论文19篇.任何一个学科都存在一种学科分层现象,发展广告学领域也存在分层现象,此现象能够借助已发表的论文的数量来衡量,同时通过计算论文的被引次数能够更好的说明这个问题.因此,通过科研机构论文产出的数量和论文被引的次数可以客观的反映出科研机构以及学者个人在发展广告学领域的科研水平.第三,从高被引文献作者情况分析,如表2中所显示的数据可见:北京大学陈刚教授所发表的发展广告学领域的文献的被引频次最高,被引频次为73次.综上分析,北京和湖北两地是发展广告学的学术重镇,且北京大学和武汉大学这两所科研机构的论文产出量最多,其中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陈刚教授作为发展广告学学术领域的奠基人,其论文被引次数最多且对发展广告学领域的发展贡献最大.

(三)文献利用速度分析

文献引用的速度或时差是评价一个学科领域跟踪最新研究动态的一个重要指标[33].美国著名科学计量学家加菲尔德(EGar?eld)曾提出即年指标(ImmediacyIndex),它是用来对期刊利用速度进行预测,是一个表征期刊即时反应速率的指标.即年指标是用来描述期刊发表的论文在当年被引用的情况.而加菲尔德即年指标的测量方法是该期刊当年发表论文在当年被引用的总次数与该期刊当年发表论文总数的比值.本研究受到学者程济相关研究的启发,借鉴了加菲尔德即年指标的原理,以期对发展广告学文献利用速度进行测度.修改后用于测试发展广告学文献利用速度的即年指标是当年发表的论文引用当年论文的篇数除以当年论文总数后所得值,具体算法为:

本研究根据即年指标公式计算出2010年到2017年间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的即年指标(如图6所示).根据《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的即年指标的变化趋势图》中所显示的数据发现,仅2013年、2015年和2017年分别显示即年指标为0.16、0.05、0.04,而其它各年即年指标均为0.由此可见,我国发展广告学领域学者利用该领域最新文献的总体利用速度还处于一个相对非常缓慢的阶段,当年发表的论文引用当年论文的篇数非常少.针对目前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利用速度较低的现状,笔者认为研究者们应加快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的利用速度,紧跟学科研究动态,同时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应该避免发展广告学领域重复研究现象的出现.

(四)文献引文指标分析

调查引文类型和篇均引文数等指标,可以了解作者吸纳文献信息能力的高低,并间接表征论文的研究质量.本研究对2010-2017年这八年间发展广告学

领域期刊文献进行逐年的引文统计(如表3所示).

根据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引文文献情况的数据显示:2010-2017年间的引文条次分别为0、65、47、102、39、25、8、306,八年间总引文条次为

592.2010-2017年间平均每篇论文的引文条次分别为0.00、13.00、5.88、3.29、2.44、1.25、0.35、12.75,八年间平均每篇总引文条次为4.66.根据以上数据分析发现,除2013年和2017年因文献数量多且引文条数分别高达102和306条次之外,在

2010-2016年间引文条次大体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由此可见,发展广告学研究领域科研工作者在引用和吸纳他人优秀研究成果的能力相对薄弱,有待进一步的提升.

(五)文献老化规律分析

科学文献的老化是指科学文献随其“年龄”的增长,其内容作为情报源的价值不断减少直至完全丧失其利用价值而日益变得陈旧过时的过程[34].科学文献的老化是科学知识不断更新、科学技术不断进步的必然结果,其中反映文献老化速度的重要指标有普赖斯指数和引文半衰期指数.本研究在测量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老化时,笔者选用的测量指标是普赖斯指数,它是一个衡量文献老化的量度指标.普赖斯指数优于半衰期指数的优势在于普赖斯指数它既可以用于某一领域的全部文献,与此同时也可以用于测量某类期刊或某篇文献的老化程度以及老化速度.普赖斯指数是1971年由美国学者D·普莱斯提出,并以其名字对该测量指数进行命名.普莱斯将文献分为“现时有用”的文献和“档案性”文献.普莱斯认为,发表年限小于五年的文献称为“现时有用”的文献,发表年限超过五年的文献称为“档案性”文献,并将发表年限不超过五年的被引文献数量同被引文献总量之比作为用来衡量文献老化速度的指数.普赖斯指数越大,文献老化越快;普赖斯指数越小,文献老化越慢.普赖斯指数的具体算法为:

根据普赖斯指数计算公式可以算出2010-2017年间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的赖普斯指数分别为:0.0%、67.9%、75.1%、57.1%、55.3%、54.2%、40.8%、40.7%,平均每篇论文引文数约为4.66篇.从《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文献普赖斯指数变化曲线图》(如图7所示)变化趋势分析,2012-2017年间发展广告学文献赖普斯指数总体上呈缓慢下降趋势.普赖斯指数越小,文献老化越慢,由此证明: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老化的速度逐渐放慢.通过上文中《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知识存量增长曲线图》(如图3所示)数据显示,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数量呈上升趋势,所以“现时有用”的引文数量正在不断增加.因此,发展广告学领域的学者需要阅读更多的文献来跟踪最新动态,进而了解同行研究水平,促进共同进步.综上数据分析发现,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老化的速度逐渐放慢,同时“现时有用”的引文数量正在不断增加.

结论:发展广告学在前行

本研究的重要意义在于:在系统梳理发展广告学理论成长轨迹的基础上对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成长阶段和成长规律进行一个基本判断.此外,本研究着重从期刊分布情况、科研实力情况、文献利用速度、文献引文指标、文献老化规律五个维度探索性分析发展广告学理论研究的现状.本论文的研究结果如下:

首先,对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的研究目前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个发展阶段为2010-2012年缓慢酝酿期,第二个发展阶段为2013年高速发展期,第三个发展阶段为2014-2017年平稳上升期.本研究对于发展广告学成长阶段的划分是基于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期刊论文时序分布曲线图(如图1所示)中的关键节点来划分的.首先,在第一个发展阶段(2010-2012年)中,发展广告学研究的内容主要集中在发展广告学基础理论研究和广告产业发展及问题研究,具体包括对发展广告学概念的界定、发展广告学产生的背景、发展广告学关注的核心问题、发展广告学的研究框架和方法这四个方面,而对于影响广告产业发展的核心因素的研究涉及较少.其次,在第二个发展阶段(2013年)中,此阶段与前一阶段的共同点是学者们的研究点都关注于发展广告学基础理论研究和广告产业发展与问题研究.然而不同点则是在发展广告学的快速发展阶段时学者们开始着重关注于对广告产业核心影响因素的研究.再次,在第三个发展阶段(2014-2017年)中,对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的研究热点主要聚焦在技术因素与中国广告产业发展、公众因素与中国广告产业发展、广告产业中国模式的理论构建、数字营销环境下跨学科视角下发展广告学的理论创新与实践探索这四个方面.

第二,在学者们多年的共同研究努力下,发展广告学已走过学科发展的初始阶段,目前已进入到学科发展的成长阶段,且处于成长阶段前期.按知识扩散的程度将知识的生命周期分为孵化、培育、推广与普及四个阶段,发展广告学目前处于知识的培育阶段,尚未进入推广阶段.本研究是以学科成长的“S”型曲线和知识生命周期为基本的理论分析工具,在系统梳理发展广告学理论成长轨迹的基础上对发展广告学的理论成长规律进行归纳分析与判断.通过对《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知识存量增长曲线图》(如图3所示)数据分析发现:

2010-2012年间,年份与论文累计数量之间的曲线呈现平缓上升状.2013年论文累积数量显著增加到44篇,且为2012年论文累积数量的三倍多.由此可以判断,2013年为发展广告学成长期的拐点.2014-2017年间,论文累积数量仍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但与2013年的增长曲线相比增速稍微变缓,但整体呈持续上升状.2013-2017年发展广告学知识增长的曲线与学科发展

“S”型成长曲线从“A”到“B”阶段的发展趋势相吻合.由此可以判断,2017年发展广告学处于学科发展的成长期阶段.从知识扩散的程度角度分析,目前发展广告学已走过知识的孵化阶段,进入到知识生命周期的第二个阶段即培育阶段.

第三,自发展广告学产生以来,作为华人广告圈第一本纯学术的广告期刊《广告研究》一直都是发展广告学研究的学术阵地,但是随着发展广告学的不断发展,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成果发表的途径更加多元化,《广告研究》占主导地位的优势有所削弱;与此同时,发展广告学在学术界的影响力在扩大.从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文献在期刊中的分布情况(如图5所示)来看,通过数据的变化趋势分析可以得出以下两点结论:一方面,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成果发表的途径越来越多元化.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成果除主要发表在《广告研究》之外,还发表在《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新闻世界》、《中国商贸》、《新闻传播》、《学术研究》等期刊上,由此可以推断《广告研究》作为发展广告学学术阵地的显著优势有所削弱.另一方面,也说明发展广告学的学术影响力在不断扩大,得到了学界和除了《广告研究》之外的越来越多的学术期刊的认可.

第四,从科研实力角度分析,北京和湖北两地是发展广告学的学术重镇,且北京大学和武汉大学这两所科研机构的论文产出最多,其中北京大学陈刚教授作为发展广告学学术领域的奠基人,其论文被引次数最多且对发展广告学领域的研究发展贡献最大.从地区科研实力角度分析(如表2所示),2010-2017年期间北京市参与发展广告学领域研究的学者人数最多,高达29人.从科研机构论文产出角度分析,北京大学和武汉大学所产出的学术成果明显高于其他科研机构,其中北京大学八年间共产出论文29篇,武汉大学共产出论文19篇.从高被引文献作者情况分析,北京大学陈刚教授所发表的发展广告学领域的文章的被引频次最高,且对发展广告学领域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最大.

第五,我国发展广告学领域学者利用该领域最新文献的速度尚处于一个相对非常缓慢的阶段,当年发表的论文引用当年论文的篇数非常少,同时发展广告学研究领域科研工作者在引用和吸纳他人优秀研究成果的能力相对薄弱.但是可喜之处在于,关于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的老化速度逐渐放慢,同时“现时有用”的引文数量正在不断增加.首先,从文献利用速度角度分析,本研究在借鉴加菲尔德即年指标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动,以期对发展广告学文献利用速度进行测度.从《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即年指标变化趋势图》(如图6)显示的数据可以看出,发展广告学文献的即年指标非常低.因此,针对目前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利用速度较低的现状,学者们应加快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的利用速度,紧跟学科研究动态.其次,从文献引文指标角度分析,在2010-2017年的八年间引文条次大体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由此可见,发展广告学研究领域科研工作者在引用和吸纳他人优秀研究成果的能力相对薄弱,有待进一步提升.最后,从文献老化规律角度分析,本研究在测量发展广告学领域文献老化时选用的测量指标是普赖斯指数,它是一个衡量各个知识领域文献老化的量度指标.通过2010-2017年发展广告学文献普赖斯指数变化曲线图(如图7)中数据显示,八年以来发展广告学文献赖普斯指数总体上呈缓慢下降趋势,普赖斯指数越小,文献老化越慢,由此证明发展广告学领域的文献老化的速度逐渐放慢.

本研究作为探索性研究其研究中也存在不足之处,对以后相关研究的展望如下:一方面,研究的对象范围可以进一步扩大.本研究仅选取了CNKI数据库的期刊论文作为研究的对象,因CNKI数据库中对于硕博论文的收录并不全面,因此未将发展广告学领域的硕博论文纳入到本研究的研究对象中.虽然目前硕博论文中关于发展广告学研究的文献较少,但是也不乏非常优秀的论文,例如北京大学孙美玲的题为《1978年-1995年中国广告产业的制度安排与制度变迁研究》[35]的博士论文,刘志一题为《资本运营影响下的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研究(2001-2013)》[36]的博士论文以及沈清题为《公众对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影响研究》[37]的博士论文.因此,后来的研究者可以将硕博论文纳入到研究的对象中,从而使研究的内容更加全面.另一方面,研究的方法可以更加多元化.本研究在研究方法上主要以文献计量学分析方法为主,以内容分析法为辅.虽然对于发展广告学理论的成长轨迹及现状分析研究适合运用文献计量学的研究方法,但是文献计量学的研究方法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因此,在以后的研究中研究者可以尝试运用访谈法和思辨法等多种研究方法.最后,发展广告学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理论,对于一个学科的发展来说八年时间还相对较短,发展广告学在前行.

注释

[1]陈刚,《什么是发展广告学》,《广告研究》,2012年第5期,第6页

[2]陈刚,《什么是发展广告学》,《广告研究》,2012年第5期,第7页

[3]曾琼、卢梦琪,《中国广告学知识生产的成长轨迹及其现实状况—基于期刊论文的文献计量学分析》,《广告研究》,2016年第5期,第72页

[4]蒋颖,《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文献计量学研究》,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1-17页

[5]曾琼、卢梦琪,《中国广告学知识生产的成长轨迹及其现实状况—基于期刊论文的文献计量学分析》,《广告研究》,2016年第5期,第74页

[6]程济,《基于文献计量的信息生态学研究进展分析》,曲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4年,第8页

[7]初广志,《关于发展广告学研究的思考》,《广告研究》,2011年第2期,第13页

[8]孙美玲,《学术构建与创新—“首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会议综述》,《广告研究》,2013年第1期,第45页

[9]姚曦,《发展广告学—广告学研究视域的扩张》,《广告研究》,2011年第2期,第4-8页

[10]初广志,《关于发展广告学研究的思考》,《广告研究》,2011年第2期,第13页

[11]陈刚,《什么是发展广告学》,《广告研究》,2012年第5期,第8页

[12]周子渊,《发展广告学研究刍议》,《九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第102页

[13]陈刚,《什么是发展广告学》,《广告研究》,2012年第5期,第4页

[14]陈刚,《发展广告学的理论框架与影响因素研究》,《广告研究》,2013年第1期,第4页

[15]陈刚,《发展广告学的理论框架与影响因素研究》,《广告研究》,2013年第1期,第4-10页

[16]王佳,《技术因素与中国广告业发展—“第四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会议综述》,《广告研究》,2014年第4期,第6页

[17]王佳,《技术因素与中国广告业发展—“第四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会议综述》,《广告研究》,2014年第4期,第6页

[18]王佳,《技术因素与中国广告业发展—“第四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会议综述》,《广告研究》,2014年第4期,第6页

[19]王成文,《社会治理创新与数字营销传播发展—“第五届中国发展广告学论坛”会议综述》,《广告研究》,2014年第6期,第6页

[20]沈清,《资本性要素下广告产业与公众关系的研究》,《广告研究》,2017年第4期,第4页

[21]孙美玲,《广告产业中国模式的理论建构—第六届发展广告学论坛会议综述》,《广告研究》,2015年第4期,第8页

[22]孙美玲,《广告产业中国模式的理论建构—第六届发展广告学论坛会议综述》,《广告研究》,2015年第4期,第9页

[23]PEARR,REEDLJ.《OntherateofgrowthofthepopulationoftheUnitedStatessince1970anditathematicalrepresentation》,Proceedingsof

theNationalAcademyofScience,1920年,第6页

[24]曾琼、卢梦琪,《中国广告学知识生产的成长轨迹及其现实状况—基于期刊论文的文献计量学分析》,《广告研究》,2016年第5期,第74页

[25]曾琼、卢梦琪,《中国广告学知识生产的成长轨迹及其现实状况—基于期刊论文的文献计量学分析》,《广告研究》,2016年第5期,第74页

[26]学科发展成长“S”型曲线所揭示的是科学或者学科成长的一般规律,它具有科学的普适性.笔者在参阅和借鉴学者曾琼和卢梦琪2016年在《中国

广告学知识生产的成长轨迹及其现实状况》一文中观点的基础上绘制出《学科发展成长“S”型曲线图》.

[27]陈刚,《发展广告学的理论框架与影响因素研究》,《广告研究》,2013年第1期,第4页

[28]孟斌、马捷、张龙革,《论知识的生命周期》,《图书情报知识》,2006年第3期,第93页

[29]郎杰斌、袁安府,《论知识扩散生命周期的知识管理》,《情报杂志》,2004年第7期,第28页

[30]2004年,中国学者郎杰斌和袁安府在《论知识扩散生命周期的知识管理》一文中提出:“按知识扩散的程度将知识的生命周期分为孵化、培育、推

广与普及四个阶段”,并绘制了《依据知识扩散的知识生命周期》的曲线图.

[31]郎杰斌、袁安府,《论知识扩散生命周期的知识管理》,《情报杂志》,2004年第7期,第28-30页

[32]程济,《基于文献计量的信息生态学研究进展分析》,曲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4年,第26页

[33]程济,《基于文献计量的信息生态学研究进展分析》,曲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4年,第12页

[34]程济,《基于文献计量的信息生态学研究进展分析》,曲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4年,第15页

[35]孙美玲,《1978年-1995年中国广告产业的制度安排与制度变迁研究》,北京大学博士论文,2014年,第1-252页

[36]刘志一,《资本运营影响下的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研究(2001-2013年)》,北京大学博士论文,2015年,第1-164页

[37]沈清,《公众对中国广告产业发展的影响研究》,北京大学博士论文,2016年,第1-126页

归纳上述,本文论述了关于分析方面的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计量学和广告学理论和成长轨迹相关分析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南宁市职业教育名师成长工作室运行现状和优化措施
【摘要】本文阐述南宁市职业教育名师成长工作室运行的现状和成效,针对运行过程中管理不到位、制度不完善、培育效率不高……问题,提出强化管理服务、完善相关制度、提高培育成效……措施,以促进南宁市职业教育名师.

陈庆城:一位优秀工匠的成长轨迹
通讯员彭永桂 本刊编辑吕龙德陈庆城说“我天天与钢板、高温打交道,深知道电焊工的辛苦,所以我希望推动工艺技术革新,减轻电焊工的劳动强度 ”因为对焊接的热爱和坚持,陈庆城在船体焊.

论高校广告专业理论课程的教学优化以大众传播学为例
吴朝彦(重庆理工大学 管理学院,重庆 400054)摘 要广告学是多学科交叉的综合性应用学科,广告学的理论教育融合营销学、传播学、心理学……多种理论 然而,这些学科的专业理论转化为广告学理论和广告实务.

新环境下广告学理论和广告教育的
摘要在为期30天的实践里,我在一所思博文艺术学校做美术老师 在这家艺术学校学习期间,我发现一个很人性化的宣传模式 这家机构会记住每一位小朋友的生日,每次快到小朋友生日那天,都会告诉他说 "明天是你的生日.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