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专科论文>材料浏览

关于赤子类本科毕业论文范文 与朱夏大地赤子的科技人生类论文写作参考范文

主题:赤子论文写作 时间:2022-09-23

朱夏大地赤子的科技人生,本文是有关赤子论文写作参考范文跟朱夏和朱夏大地赤子和科技人生相关论文如何怎么撰写.

赤子论文参考文献:

赤子论文参考文献 科技小论文500字大科技杂志科技风杂志社绿色科技杂志

在我国科学领域的星空中,闪烁着成千上万颗熠熠生辉的科学之星.是他们的艰苦奋斗、忘我牺牲,换来了今天祖国强大昌盛.有多少人默默地奉献了一生,有多少人奋不顾身燃烧自己,以致过早地陨落了.28年前去世的大地构造学家、石油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原学部委员(今称院士)朱夏就是其中之一.这些科学大家的精神光芒,照亮并指引后来者前进的征程.

与地质结缘

1920年秋,黄浦江畔的一个书香世家,迎来了一个稚嫩的小生命.其父是被誉为“民国诗杰”的朱奇.朱奇是浙江嘉兴人,字大可,早年与人合作办报,善诗、工书.民国时期出版的清末民初旧体诗《近代诗抄》一书,大可先生是入选诗人中最年轻的.大可先生喜得贵子,取名朱夏,字小可.大可先生或许没有想到,此“小可”,几十年后开创的事业可是非同小可!

朱大可以古体诗闻名国中,并一生从事教育.妻子孙企馨也擅长文学.耳濡目染,加之天资聪颖,少年朱夏就多有诗作示人.他的诗作不仅对仗工整,合辙押韵,而且颇有立意,因此曾获得国学先辈的赞赏.数十年后朱夏曾不无遗憾地说道:“要是我不搞地质而专心从事诗创作,成就可能不在地质之下.”

自古诗人词家钟爱山水.少年朱夏一次随父母舟游富春江,听父亲吟喔北宋著名文学家范仲淹在《严先生祠堂记》里对东汉隐士严子陵的赞语“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让他思绪飞扬.山何以高、水何以长?在他的脑海里,一时浮现出无数的好奇.也就从这时起,朱夏萌发了踏遍青山、探索大地奥秘的理想.

朱夏没有上过小学和初中.并不是家里不想送他去,而是那里满足不了他的学习进度.朱夏的数学、国文等课程,都是在家由母亲教授的.外语则另请了一位来教.后来,父亲把他送到自己执教的正始中学读书.

正始中学对学生实行淘汰制,朱夏跳进高一时30多人,临近高三毕业前只剩下9个了.这几个同学在多年后,大多成为了各界知名专家,除了朱夏成为中科院院士,其中还有中科院院士、著名数学家吴文俊先生.毕业班参加全国统一会考,结果朱夏所在班取得了上海市第一名的佳绩.

报考高校时,朱夏初心想报考新闻,可以当记者走遍名山大川.理工科正逢时髦,后来还是依从父母考进了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读书亦然.物理专业对向往广阔大地的朱夏而言,无异嚼蜡.他难以忍受蜗居于实验室里,又恐惧电器火花.此时,少年的憧憬又不禁强烈地撩拨起那颗不安分的初心.一次听同学说本校还有个土木工程系,基础知识是地质学.说者无心,听者却兴奋不已.他撒腿跑到那个系,借了本地质学讲义.朱夏迫不及待翻开一看,哈哈,原来还真有这么一门学问,大地的秘密都在这里呢!学地质,既能饱览山川江河,又可以叩问地壳,把其中蕴藏的宝藏探出来,岂不是一举两得.决心既定,他决意放弃已经进入了一年的物理系,另考学地质的院校.于是他瞒着家人,偷偷报考大学地质系.

1936年秋,朱夏离沪赴南京,专攻地质,由此与地质结下了一生一世的不解之缘.

是新中国的需要

1930年代中期,地质学在中国仍是一门少为人知的“冷门”科学.地质工作像谜一样的未知、生活的艰险,让不少人望而生畏,可这些却让朱夏跃跃欲试.毕业一出校门,他就考进了我国最高权威、也是录用条件最苛刻的地质调查所.他的主考官,正是地质调查所所长、也是后来带他、提携他的地质科学巨匠黄汲清.

步入晚年的黄老曾这样说:“我是一名地质工作者,深知地质科学是实践性区域性很强的科学.要了解一个地区的地质特点,走不走到,看不看到,大不一样.本着这个原则,70多年来我走了很多路,爬了很多山,敲了无数块石头……”盖棺论定,可以说他的学生朱夏就是秉承师训,并终身一以贯之的.

1949年秋,朱夏和夫人严重敏告别了瑞士的导师和同学,启程东返祖国.回到上海,朱夏立刻给恩师、执教浙江大学的朱庭祜写信,汇报近况,征求意见.很快就有电报发来,几个字便使朱夏匆匆赴杭州面见老师,“速来杭州.面谈”!

师生重逢,叙旧自不必说.只说朱夏把浙大执教的想法再告老师以后,朱教授却说:“有一个人现在对你很感兴趣,很想跟你谈谈.”原来,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朱夏大学校友、浙江省工业厅厅长、中国科学院学部办公室主任顾德欢.

一见面,顾德欢就作为学长诚恳地对学弟说:“新中国刚刚成立,经济千疮百孔,百废待兴,亟需大量的矿产资源.我与朱老师讲了,不要去浙大,我要.国家想在浙江建立一个地质调查所.请你到这个所来搞矿产资源吧!”看着朱夏似乎还有点犹豫,他又说道,“你还很年轻,多从事野外实践既是地质专业的需要,更是新中国的需要.祖国需要你们这些喝过洋墨水的秀才为她做点实际工作.你现在的理想是教书,但没关系嘛,壮年以后再教书也不晚啊!”

学长顾德欢的一席话,把朱夏鼓舞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他带着满腔热情,迈进了筹备中的杭州地质调查所.应该说从这里开始,朱夏一步步攀登上了新中国地质科学之峰.

浙江地质调查所正式成立后,朱夏任副所长,主要在江浙一带调查踏勘锰、铅锌、煤炭等矿藏.1951年初,华东工业部部长汪道涵统筹华东地质力量,在上海建立了华东地质调查所,调朱夏赴上海为副主任,后改称“华东工业部地质处”任副处长.地质处担负的第一个任务,是勘探山东的金矿.他在勘察金矿过程中摸索积累了经验,又从国内外搜集相关资料,结合实际撰写了《中国的金》小册子.这是我国关于中国金矿的第一本专著.直到上世纪70年代,此书还被国务院副总理王震作为开发黄金的指导思想,并专门请朱夏和他一起到山东和东北地区考察.

那几年,朱夏还曾带队在安徽马鞍山进行铁矿调查,取得的成果使马鞍山铁矿成为国家钢铁工业重要基地.

1953年国家设置地质部,朱夏又被选调进京,从此他与严重敏开始了长达30年的两地分居.朱夏到地矿司从事煤田地质勘探工作,与总工程师谢家荣对桌办公.当时因为钢铁工业的发展,炼钢用煤短缺.为国家找煤,朱夏带队到内蒙、山西、河南,通过艰苦的调查勘察,发现了好几处大煤田.

“克拉美丽”的由来

一年找煤告一段落,地质部决定自1954年下半年起,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大规模石油普查.1955年元旦刚过,从上海探亲回来的朱夏就转到了石油普查委员会工作,成为此部门的第一批成员.由此,朱夏开启了生命中最辉煌的石油地质生涯.

朱夏的职责,是为总工程师黄汲清、谢家荣二位老专家当助手.朱夏参与制定了第一批石油普查计划,并与谢家荣先生合作翻译了《古勃金与石油地质学》一书.

新疆早就有一个中苏石油公司,是苏联援助的项目.北疆有座黑油山古时就有油泡冒出,解放后有勘探,但没有获得油流,因而被苏联专家否定.在这种结论的影响下,国家制订的首批石油普查计划中,只覆盖了柴达木、六盘山、东北松辽平原,以及华北华东等地区,没有新疆.

1955年初春,地质部召集会议,听取中苏石油公司苏联专家的意见.他们大多对新疆找油不看好,有人甚至否定.这就不免引起中方很多专家的质疑,于是地质部决定重新召开全国石油普查会议.会议经多次争论,才决定重新把新疆列入普查计划.几天之后,朱夏带领一批地质学院的毕业生出发了.35岁的他被任命为地质部六三一队总工程师.

那时大西北还没有铁路,朱夏率领的队伍是坐汽车进疆的.面对无边无际的戈壁滩、大沙漠,朱夏开始也曾一度茫然.这般荒凉辽阔,从哪里下手呢?多年的踏勘经历,让他冷静地沉思起来.对,必须要从成矿地质条件出发,从沙漠周边显露的岩层去寻找油气迹象.据此他大胆设计了准噶尔盆地地质考察路线图,即从乌鲁木齐快速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到盆地西北,自中苏石油公司曾钻探的黑油山,向北经过乌尔禾,沿乌伦古河到克拉美丽进行地质考察,然后再向南通过沙漠到奇台,返回乌鲁木齐.

60多年后,“克拉美丽”的名字已经标在了中国地图上.昂然崛起的克拉美丽大气田,正担负着为乌鲁木齐市提供大部分天然气的职责.60多年来,有多少人说这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但是,有多少人知道,“克拉美丽”这一地名由来.正是朱夏,进入到亘古荒原时,借鉴当地牧民的发音,以地质学家的远见、以浪漫诗人的情怀给此处取下的汉语地名.

对环绕沙漠周边出露的石头进行考察,分析变质的、沉积的岩层形成的地质条件,朱夏他们在石油普查中运用盆地区划“探底摸边”的考察方式,后来成为评价油气形成和分布的基本工作方法.

准噶尔盆地周边地质调查,让朱夏看到了新疆石油的希望.但当他回到乌鲁木齐与统管中苏石油公司的苏联专家讨论时,迎头浇来的还是凉水.在黑油山,虽有地下油气向地表喷出的油苗表征,但石油公司已经进行过石油勘探钻井并没有发现油流.因此许多苏联专家仍认为此地油层已暴露破坏,没有希望.朱夏也认为油苗不指示油田具体所在位置,但他从考察中明确看到,斜坡岩层向沙漠方向披盖之下更老的层位,存在着逆冲断层,可以在克拉玛依一带覆盖层下面的深部,遮挡生成油气,圈闭聚集石油.在争论中,他开始意识到由山体环绕现今沙漠盆状坳地的整体,是一个复杂的结构.要从油气盆地出发评价油气,就要同大地构造演变相关联,掌握盆地沉降历史过程中沉积物的充填和分布.朱夏私下里找了一位与自己观点相近的苏联专家,那位专家被朱夏的科学精神所感动,主动提供了石油公司的内部资料进行参考,更加坚定了朱夏对准噶尔盆地油气的见解.

辩论无果,朱夏只能将盆地石油普查结果和自己对盆地油气的见解写报告,以《新疆准噶尔盆地的油气远景评价》为题,上报了石油普查委.普查委本来就对苏联专家的观点有质疑,这下就更有信心了.黄汲清、谢家荣等专家、顾问都支持朱夏的观点,确信克拉玛依值得勘探.

1955年夏,确定我国独立自主勘探克拉玛依.7月6日1号井开钻,10月29日井口喷出深层高产原油.接着石油工业部新疆石油管理局在克拉玛依和乌尔禾之间,大范围展开钻井勘探,以确立有利含油区带.仅一年,就打探井35口,试采10口就获原油1.69万吨.这宣告了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诞生,标志着新中国第一轮石油普查首战告捷.

朱夏看着自己的大胆推论变为现实,想到自己为新中国找到第一个大油田尽了绵薄之力,再想到为此付出种种艰辛的队友,挥毫写下诗句:“黑油山下试弓刀,和雪春泥满战袍.莫指墨池愁腐鼠,惊雷破地看腾蛟.”

致力于石油地质

之后,朱夏在柴达木石油普查基地考察,后调入地质部石油地质局,被派往东北参加松辽石油大会战,任南部勘探指挥部总工程师.1959年9月26日下午4时,油龙自松基三井呼啸而出,从此宣告结束了我国依靠洋油的时代.这是发现大庆油田的第一口油井,有着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

松基三井喷油后,以此为开端,由石油部迅速组织大井距甩开勘探,探明油田规模.结果仅用了7个月,就拿下了7个产油构造,证明了这是世界少见的特大油田.此时恰逢国庆10周年,于是此地被命名为“大庆油田”.几乎与此同时,地质部松辽石油普查大队又发现了距此不远的扶余油田,即今日的吉林油田.

基于朱夏为大庆油田发现的主要贡献者之一,1978年在改革开放后我国召开的首次全国科学大会上,朱夏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82年国家科委对新中国成立以来重大科学成果进行表彰,“大庆油田发现”获得最高等级一等奖.国家对在“大庆油田发现过程中的地球科学工作”项目中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给予嘉奖,获奖名单共有23人,朱夏就列在地质部名单之中.

参加松辽平原石油大会战后,朱夏调回北京,先后任地质部地质研究所石油研究室主任、地质部石油地质局副总工程师.1962年至1975年,朱夏任地质部华东地质矿产研究所副所长,主持华东各省1∶20万地质图幅的野外验收与报告审定,进行区域地质矿产的广泛研究.70年代初,他率先介绍板块构造学说并运用于中国油气盆地的研究,译著了《板块构造的岩石证据与历史实例》和《动力地球学》,对板块学说在中国的传播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1975年后,朱夏任江苏石油勘探指挥部副指挥兼总工程师8年,先后发表多篇重要论文,对中国油气盆地作了系统的论述,就“石油普查的广阔领域”“对石油普查工作部署的设想”提出重要建议.同时,受地质部委托,参加筹建地矿部石油地质研究室,开展中国油气盆地形成发展动力机制的理论研究,指导勘探决策.他主编的《中国沉积盆地》一书由荷兰埃尔塞佛出版社出版,成为“世界沉积盆地丛书”的首卷.该书是第一部由中国人撰写的盆地研究外文文集.

1981年,朱夏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委员(后称院士).在朱夏数十年的地质生涯中,致力最多的是石油地质.他曾任地质矿产部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委员、国际地科联沉积学会(IAS)特别委员会委员、中国石油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地质学会常务理事、第三届上海地质学会理事长、中国海洋地质学会常务理事.

“老去原知步履艰,江山未许此身闲.传薪献曝心犹壮,烈士何尝有暮年.”为了祖国的石油地质事业,他直到生命的最后3天,还在病床上指导学生的论文.1990年11月25日,这位蜚声国内外的一代科学巨匠病逝于上海华东医院.

而朱夏的子女不但也同样投身石油战线,而且个个有成.长子朱铉、李小秋夫妇,女儿朱樱、女婿丁道桂,都长期从事石油勘探方面的工作并成为专家.朱铉作为《海相深层碳酸盐岩天然气成藏机理、勘探技术与普光大气田的发现》项目的主要完成者之一,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国地球物理“顾功叙奖”.朱铉说:“父亲一生献给了祖国的地质事业,作为后人我们更要努力奋斗,追求自己的无悔人生.”

责任编辑 李菡丹

结论,该文是一篇适合不知如何写朱夏和朱夏大地赤子和科技人生方面的赤子专业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关于赤子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

绝代佳人夏梦:别叫我梦中情人,我只做人生主人
□付家宁岭人她从梦中走来,又重回梦中 2016年11 月3 日凌晨,一代传奇演员夏梦与世长辞,享年83 岁 她被誉为东方版“奥黛丽·赫本”“上帝的杰作.

循典稽古祝竹、顾工、朱天曙、夏俊师生书法篆刻作品展序
在古城扬州石塔寺旁的小巷深处,年逾七旬的祝竹先生每日依旧刻章、写字、画画、校书、做菜,这是他的日常生活 他几乎不参加各种应酬活动,悠然闲适,淡泊名利,而名声不胫而走,谚语所谓“好酒不怕巷子.

《朱光潜论人生的艺术化》
【摘 要】朱光潜先生认为,哲学的顶峰和焦点是美学,笔者认为反之美学的尽头是哲学 无论是对知识的追求还是对道德的反思和践履,究其根本皆是为了成就一个美的人生和人格,即孟子所言大而化之之谓神的境界 叔本华.

朱镕基人生九十
朱镕基,一个时代的背影他出版系列著作,成为畅销书作家,用稿费成立助学基金会;在清华经管学院与学者、企业家探讨中国发展 2018 年10 月23 日, 是朱镕基90 岁寿辰 时光如梭,曾经威严的&ldq.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