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专科论文>材料浏览

缝穷女的春天相关本科论文范文 跟缝穷女的春天方面毕业论文提纲范文

主题:缝穷女的春天论文写作 时间:2021-06-18

缝穷女的春天,本文是缝穷女的春天相关论文写作资料范文与缝穷和缝穷女类论文写作技巧范文.

缝穷女的春天论文参考文献:

缝穷女的春天论文参考文献 女报杂志

寒 汐(北京)

1

民国时候,北方一个小镇,镇西头有个破落的大杂院,住着一些穷苦人.

大杂院最里面一进,住着户姓冯的人家,只有个大姑娘和瘫在床上的老妈,靠给人浆洗衣裳和缝穷为生.

“缝穷”是北方话,就是补破烂,一般干这个的都是些贫困的中老年妇女,挣几个小钱贴补家计.

可这冯姑娘却是个还没出门子的大姑娘,已经二十三了,还守着老妈没嫁人.这天,冯姑娘正收拾着家什准备出门摆摊子,老妈又唠叨上了:“线儿啊,妈知道你心气高,可你就是长得再俊,有我这么个拖累,又能嫁的多好啊!大力就不错了,一个院住着,知根知底的……”

这时门外正好响起了大力的声音:“线儿,你在家吗?”

冯线儿挑开门帘走出来,问大力:“你啥事儿?”

大力说:“我想好了,这辈子就娶你了,你嫁给我吧!”

冯线儿淡淡道:“你娘不是嫌我那颗痣克夫么?”

大力一跺脚:“克夫就克夫,我认了!”

冯线儿叹口气:“你还是别认了,你家就你一个儿子,真把你克死了,我罪过就大了!”说着推开大力,推着小车出门摆摊去了.

冯线儿在街边摆好摊子,竖起“缝穷”的牌子,又在小桌上摆了两把茶壶和几个茶碗.一会工夫,就有光棍汉拿着破衣裳来补,顺便坐下喝杯茶歇歇脚.

这时有个阔少爷路过,旁边有两个乞儿凑了上去.阔少爷像是心情好,一下子就撒了一把铜钱在地上,那俩乞儿一下子就抢没了.有个腿脚不方便的小乞儿来晚了,一个钱儿也没抢到,连忙求那阔少爷再赏几个,阔少爷一挥袖子,说声“没了”就要走,小乞儿急了,竟然去扯阔少爷的披风,只听“刺啦”一声,竟然将那绸子披风扯裂了一个大口子!

这下那阔少爷不干了,揪住那小乞儿就要打.冯线儿看见了,忙上去求道:“这位少爷,他还是个孩子,也不是故意的,求您饶了他吧!”然后对那乞儿道:“小三子,还不赶快赔不是?”

那小三子吓得脸都白了,连连求饶.阔少爷对冯线儿道:“你说的轻巧,我这披风就白毁了?”

冯线儿说那我给您补一下吧,保准看不出来曾经扯坏过!

阔少爷笑了:“你一个缝穷的,要给我连家二少爷补衣裳,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冯线儿知道这镇上只有一家姓连的,开着好几家成衣铺,家底着实厚实.而且裁缝手艺都是祖传的,听说祖上曾经在北京城的王爷府里供职,用他连家的话说:就差给皇上做龙袍了!

冯线儿顿时窘得不知所措,这时那惹了祸的小三子不知天高地厚地说:“线儿姐姐针线活可好了,不比你们连家裁缝的手艺差!”

连二少一听这话,索性解下了披风,往冯线儿手里一塞:“既然这样,那就显显你的手艺吧,反正本少爷今天也没啥事儿干!”

冯线儿把披风拿回小摊子上,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那个撕裂了的大口子,让她用淡粉色的丝线绣上了几朵清秀雅致的梅花,衬在雪白的绸子上,显得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行啊,有两下子啊!”连二少有点惊讶,他拿回披风,左看右看,确实看不出曾经被扯裂过,不由得心情大好,掏出一块银元往摊子上一放,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冯线儿愣住了,心想这连二少爷随便一出手就是一块银元,也真是太败家了.

2

让冯线儿没想到的是,这连二少从此以后只要闲着没事儿,就来小摊上看她缝衣服,还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连二少一边看着冯线儿飞针走线,一边说:“哎,我看你心灵手巧,长的也不错,怎么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啊?”

冯线儿的手停住了,她抬头看了看连二少,淡淡道:“看见我右眼下面这颗痣了么?相面的说这叫‘伤夫落泪痣’,克夫!”

“切,胡扯!”连二少撇嘴道,“人这一辈子,谁没有生老病死、三衰六旺?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关面相、八字这些东西啥事儿!”

冯线儿呆住了,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一直不肯嫁给大力,是因为她要的不是不怕被克死,而是根本就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人,现在终于遇到了,令她感触太大了.

冯线儿正红了眼眶,大力来了,一看她这样子就急了,指着连二少道:“线儿,你咋要哭?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

连二少撇撇嘴,起身懒洋洋地走了.大力气道:“线儿,你以后别搭理他,听说这小子就知道吃喝玩乐,早晚得出事儿!”

大力的话还真说着了,过了几天,果然镇上都在传言:连二少整天不务正业,被他爹教训的时候还出言顶撞,将连老爷气得当场中风,被连奶奶以忤逆不孝的罪名赶出了家门!

冯线儿找了两天,终于在镇西头一个破庙里找到了连二少,看着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冯线儿叹口气,说:“你窝在这里不是事儿,跟我回家吧!”

连二少看了看冯线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昂首挺胸地就跟着来到了大杂院.冯线儿不顾院子里的人们议论纷纷,将家里放杂物的一间小破房子收拾了收拾,就让连二少住下了.

从此,冯线儿的生活负担又加重了,好在连二少倒不挑剔,别看他以前锦衣玉食,现在面对穷人家的饭菜,照样吃得下.

可大力却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天在院子里对冯线儿说你家日子就够苦的了,现在还要养这个吃闲饭的?

这时,连二少从小破屋里出来了,慢条斯理地说谁吃闲饭了,本少爷这些日子可没闲着,说完把手里的一叠纸样子铺开在石桌上,对冯线儿道:“线儿,这是我裁剪出来的衣裳版型,你看怎么样?”

冯线儿一看,惊喜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

连二少得意道:“敢情,咱好歹也是出身于裁缝世家呢!”

两人埋头研究起来,大力一看插不上话,只得气鼓鼓地走了.

连二少说自己的裁缝手艺只学了个半吊子,光能动刀剪,却拿不起针线,不如二人合作,开个小小的成衣铺子.

冯线儿说开店得有本钱啊,不如就在大杂院里竖块牌子开张,先给穷人做衣裳.连二少嘟囔道:“挣穷人的钱,猴年马月才能开店啊!”不过他也知道冯线儿家确实没钱,只得先答应了.

说干就干,两人当即在大杂院里挂起了“连线小铺”的招牌,名字是连二少起的,用了他和冯线儿两个人的姓名,把大力气的够呛.

连二少衣裳版型裁剪的好,冯线儿的针线活佳,定的也公道,所以别看是面向穷人,生意还真不少,日积月累,还真就攒下了一笔钱.

3

半年后,连线小铺搬出了大杂院,找条小街上租赁下店面开张了,定位还是中下层大众.

虽然连线小铺的衣服没有绫罗绸缎,都是很普通的布料,但是版型好,做工细致,受到了普通老百姓的欢迎,口口相传,一时之间竟在小镇名声大震.

这天冯线儿正在小铺里忙着,进来一个衣着华贵的,妆容精致,很有气质.冯线儿一愣,忙迎了上去:“这位太太,您是来买衣服?走错门了吧,大成衣铺在隔壁街上.”

冷冷地拿眼睛打量了一圈小铺:“我.连二少在吗?”

连二少闻声从里屋版房走了出来:“嫂子,你怎么来了?”

冯线儿这才知道华贵原来是连家的大少奶奶.连大少奶奶冷冷道:“二弟,你既然已经被赶出家门了,怎么还能打着连家的名号开成衣铺子?”

连二少微微一笑:“嫂子,我这铺子叫‘连线小铺’,跟咱家的生意没关系.”

连大少奶奶说镇上就一家姓连的,你们用“连”字会让人误会是分号,就不行.

冯线儿忍不住道:“有个‘连’字就是你们连家的?那王麻子和王致和也是一家子了?”

“你……”连大少奶奶一指冯线儿,“你这穷丫头胡搅蛮缠,我不跟你掰扯.你们只要换个字号,我也懒得搭理你们.”

冯线儿摇头,说“连线小铺”的名号用了半年时间才好容易打响了,换字号就等于要重新来过,他们坚决不换!

连大少奶奶冷笑道:“二弟,听说这穷丫头命不好,你整天跟她混在一起,没啥好下场!”

冯线儿气的直哆嗦,连二少淡淡道:“嫂子,现在都啥年代了,民国啦!你怎么还讲那套封建迷信呢?”

连大少奶奶见连二少与冯线儿阵线统一挑拨不了,说声“你们等着”,就转身走了.

连二少叹了口气,说他这嫂子可不是善茬,肯定有后招.

过了几日,连大少奶奶派人来下“战书”,说要与冯线儿比试针线绣工,要是冯线儿输了,就不得再挂“连线小铺”的招牌,如果自己输了,再也不管她和连二少的事儿.

冯线儿对自己的针线手艺很自信,也想借此在镇上打出更响亮的名号,就应战了.连二少购买布料回来,听说了这事儿,急得团团转:“线儿,你怎么能答应跟我嫂子比刺绣呢?她可是出身京绣世家,从小练针线的啊!”

冯线儿一听,心里没底了,不禁有些后悔.连二少拿起“战书”一看,写的是要比赛绣“百花争艳图”,谁绣的花朵能招蜂引蝶,就算赢!

连二少一转眼珠:“有了.咱们把绣花的丝线用蜂蜜水浸泡,这样不就能招来蜜蜂蝴蝶了么!”

冯线儿皱了皱眉:“这法子早就烂大街了吧?我都听街头撂地的说书人讲过,有一个画家跟人比赛画鱼,就把鱼骨磨碎了研在墨汁里,招来了猫赢了比赛!”

连二少泄气道:“那你说咋办?”

冯线儿也没啥好法子,看看天色已近晌午了,让连二少看着铺子,自己回家给娘做饭.

冯线儿一进大杂院,就看见大力蹲在院子里吃面.大力看见她,起身想回屋,被冯线儿拦住了:“咋一见我就想走?我就这么招你烦!”

大力苦笑道:“我哪配烦你啊,你现在好歹是家铺子的女老板啊!”

冯线儿脸色一沉:“你挖苦我?

我是那种一阔就变脸的人吗!你看你衣裳都破了,快换下来我给你补补.”

大力咧嘴一笑,连忙进屋换了衣服.他一边吃面一边看冯线儿补衣服,感觉又回到了从前,心情大好,说:“哎,我给你说个有意思的事儿.今天有个男人雇我拉洋车去火车站接他在省城读书回来的女儿,两人聊了一路.那小姐说同时有两个*学在她生日那天求她当女朋友,一个拿着金箔做的花,一个拿着枝鲜花.你猜她最后选了谁?”

冯线儿一边缝衣服一边说:“当然是选拿的那个了!”

大力笑道:“错了.那位小姐说她选了拿鲜花的当她男朋友.她爹还说她选的对,说这叫啥‘真实比虚华更可贵’!”

冯线儿愣住了.大力还在笑:“你说这念洋学堂的女子都是咋想的呢,能自己找婆家,还不挑富的专挑穷的……”

“我知道咋办了!” 冯线儿喜道.她三两下缝好衣服,往大力怀里一塞,“大力,谢谢你!”

冯线儿回到连线小铺的时候,看见连二少还在对着“战书”发愁,问道:“我听你跟我说过一个词儿,叫真什么美来着?”

连二少道:“真善美!”

冯线儿点点头:“‘真’果然排在‘美’前面,这就对了.我想到咋比赛了!”

4

连线小铺的女老板和连家大少奶奶的刺绣比赛轰动了小镇,比赛的地点设在了百花园里,来看热闹的人把赛场挤的水泄不通.

连家大少奶奶带着笃定自信的笑容,显得胜券在握,冯线儿也很淡定,众人议论纷纷,甚至有人打起了赌,买自己看好的一方赢.

三炷香的时间过后,冯线儿与连大少奶奶都已经完成了绣品.大家看着放在台子上展示的两幅“百花图”,交头接耳.

连大少奶奶不愧是京绣传人,绣出的“百花争艳图”配色鲜艳、绣工精巧,雍容的牡丹和娇媚的芙蓉真的引来了花园里不少的蝴蝶围绕飞舞;再看冯线儿的绣品,绣的都是很普通甚至不知名的花草,但却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竟也招了好多蜜蜂飞来“采蜜授粉”.最后评判们给出的结论是:不分胜负,平局!

冯线儿松了一口气,这就是她受到大力的启发想出的“对策”,不求奢华求真实:美艳的名花固然能招来贪色的蝴蝶,但是真实自然的野生花草则更“实用”,务实的蜜蜂是不会放过的!

连二少也大喜,拉着冯线儿来到兄嫂面前:“我们不用换招牌了吧?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管谁了!”

连大少奶奶微微一笑:“线儿没输,可以继续挂‘连线小铺’的招牌;可我也没输,你俩的事儿,我今后还真管定了!”

连二少有点急,刚想说什么,连家大少爷笑了:“冯姑娘要是嫁进了连家,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的事儿难道我们做哥嫂的不能管?”

连二少愣了一下,他明白过来了,欣喜道:“你们还认我是连家的人?可爹跟奶奶……”

这时连老爷扶着连奶奶走了出来,连二少惊喜道:“爹,您的中风好了?其实我一直很担心您,可不敢回家探望,怕又被赶出来!”

连奶奶板着脸道:“当初你是把你爹气的中风了,可是后来经过医治,没过多久就好了.不过我们一合计,如果不趁此机会给你个教训,怕你这一辈子都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啊!”

连大少奶奶笑道:“要说二弟运气还真不错,竟然遇上了冯姑娘,不但有地方容身,还合力闯出了一条新路,连线小铺别看是面向穷人的生意,但是前景广阔啊!”

连二少和冯线儿这下明白了,连大少奶奶发起的这场比赛,一是为了替连线小铺打出更响亮的名号,二是借此戳破了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接纳他俩回归连家!

连大少奶奶对冯线儿笑道:“你愿不愿意当连家儿媳妇,从此被嫂子我管着?”

冯线儿心里千滋百味,她看了一眼连二少,红着脸没有说话.连家大少爷推了一把弟弟:“你这傻小子,还等着人家姑娘先开口啊!”

连二少笑嘻嘻地拿起那幅“百花图”,对冯线儿道:“知道为什么我要你选红绸缎为底么?就是想让它当你成婚时的喜帕,由我亲手揭开,你愿意吗?”

喜帕就是新娘子的红盖头,冯线儿脸更红了,望着百花图,望着满园春色和翩翩飞舞的蜜蜂蝴蝶,心中感慨万千:等了这么多年,属于自己的春天,终于来临了……

(责编/邓亦敏 插图/谢 颖)

该文评论,这篇文章为大学硕士与缝穷女的春天本科缝穷女的春天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优秀学术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关于免费教你怎么写缝穷和缝穷女方面论文范文.

八女投江: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写下壮丽篇章
抗日战争时期的1938年10月,以冷云为首的东北抗日联军8名女官兵,在指导员冷云率领下,与日伪军展开激战 她们主动吸引日伪军火力,使部队主力迅速摆脱敌人的攻击,但却被敌军围困河边 在背水战至弹尽的情况.

女科学家国民女神张弥曼
从巴黎领奖回来后的第3 天,张弥曼准时出现在位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办公室里 她谢绝了几乎所有媒体采访和活动的邀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突然出现的“网红”3 .

永远的青春之歌:八千湘女上天山
六十多年前,一则征兵消息,引发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八千湘女上天山 上世纪50年代初,王震将军致信湖南省委黄克诚书记,提出“在湖南招收大量女兵参加支援新疆建设.

跟着春天去养生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四季的开头 对于养生,也应该在春天就开个好头,祈求整个一年都能身体安康 中医自古就强调人对自然的依存与适应关系,养生也要遵循自然规律 春天多舒展从五行来看,春天属于“.

论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