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学毕业论文> 专科论文>材料浏览

严歌苓有关论文范文文献 跟严歌苓《小姨多鹤》和《芳华》的人生风景方面论文例文

主题:严歌苓论文写作 时间:2024-02-15

严歌苓《小姨多鹤》和《芳华》的人生风景,该文是严歌苓相关论文写作参考范文跟风景和《小姨多鹤》和严歌苓相关论文写作参考范文.

严歌苓论文参考文献:

严歌苓论文参考文献 初中历史小论文范文小论文格式模板范文数学小论文三年级大学生小论文范文

严歌苓的小说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之多,在海外与中国当代作家中,很难找到人与之媲美.从早期的《心弦》、《天浴》、《少女小鱼》、《学校的故事》到以后的《谁家有女》、《》、《老囚》、《一个女人的史诗》、《小姨多鹤》、《金陵十三钗》、《幸福来敲门》、《剧场》、《归来》直至《芳华》,严歌苓在海外被认为是最有人气、最有影响力的小说家与编剧.她神游在小说与影视艺术之间,她的经典作品几乎家喻户晓,《小姨多鹤》与《芳华》,无疑是她的上乘佳作.

 

《小姨多鹤》:非常岁月中的生命*

就选材而言,《小姨多鹤》的题材极有难度,写战败国的日本遗孤在中国的生活命运,而且故事发生的时间,就在那场残酷的战争硝烟还未消尽之时,国人对日本鬼子的侵略罪行还历历在目,这是需要勇气的.严歌苓以开阔的国际视野驾驭这种题材,表现了一个艺术家的胆识.她面对的多鹤,不仅是一个日本人,一个战败国的遗孤、弱女子,她面对的还是一个人,是人类中的一份子.同时,这部作品也是她长篇题材拓展的大胆尝试.此前的《扶桑》书写了一位早期华人女子远去美国的遭遇,而《小姨多鹤》再现特定时期日本女子在中国的生存境况,更具挑战性.三十四集电视连续剧虽在原作基础上有所改编、扩展,编导、演员等也进行了再度创作与精彩演绎,但在人物关系,情节线索,框架结构等方面,尤其是主题意蕴都忠实原著,成为改编原作搬上荧屏的优秀范例.

首先,《小姨多鹤》表现了人伦的温情,人类最可贵的生命关怀.小说把故事的聚焦指向了日本战后遗留在中国的少女多鹤.日军战败投降后,军国主义者逼日本老百姓自杀,不让他们留在中国,多鹤不愿做冤死的孤魂,求生的本能让她躲过了这场劫难,又不幸落入土匪手中,后来是二孩张俭的父亲把他救活,把她许给二孩生子传宗接代,因为二孩媳妇逃避日军的侮辱失去了生育能力.作品中的多鹤被置于这样一种反常的困境中.多鹤在社会与家庭中扮演着这样的角色:战败国遗留下的遗孤,非妻非妾的“暧昧”女人,“”中的外籍“另类”.严歌苓认为:“对自身,对世界失常的认识,该是文学的缘起.”①i反常的*关系,指的是一种特殊的非正常境遇中的人伦关系.在这样的反常困境与家庭怪状中,她的“公公”、“丈夫”、“姐姐”处处表现出重情重义的人伦温暖.

张家收养多鹤正值战后,国人对日本鬼子的愤懑、仇恨情绪弥漫中国城乡,而隐藏日本人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罪莫大焉,多鹤随时会被抓走遭受批斗.而张家人,她的“公公”、“妈妈”、“丈夫”张俭、“姐姐”朱小环心中只有一个最简单、朴素的“理”,那就是不能看她死去,纵有千难万险,也要保护这个孤苦伶仃的日本女子,让她活下去.这个有着日本人血统与国籍的孤身女子,陷于生命困境.而普通的中国农民家庭拯救了她的生命,这就是小说所表现的极为可贵的生命关怀与*价值.

其次是电视剧对人性深度的开掘.人性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构成.剧中张家与多鹤的关系复杂、畸形、模糊而多重.这种人性的揭示通过张家两代人与多鹤的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生动感人.

先是二孩父母,张家两位老人捡到身患重病,满身伤痕的多鹤,带她回家中养伤照顾而没有丢弃.虽说心存让她为张家传宗接代的私心,但始终对多鹤不离不弃.多鹤是日本籍,社会视为“他者”而为众人所不容,她非妻非妾在家中处境尴尬.她暧昧的身份夹在张俭与朱小环之中,在社会与家庭反常的*环境下,如何对待多鹤,张俭夫妇面临艰难的抉择.多鹤夹在张俭与小环之间、不正常的家庭生活让张俭烦恼,苦不堪言,他一横心竟将多鹤带出门扔掉了.家人找回多鹤以后他也内疚后悔.而在以后共同生活的日子里,随着三个孩子的出生,他与多鹤的关系逐渐发生变化,由亲情而爱情,融合为真正的一家人了.他扛起家庭重担,几次搬迁,养活一家大小,伴随小环、多鹤走过了大半生,尤其在期间,保护多鹤不受冲击、免遭迫害,体现出一个大丈夫敢担当、男子汉重情义的宽阔胸怀.而朱小环,较之于丈夫张俭,她更是矛盾、纠结、满腹乱麻.多鹤进门,她开始强烈反对,后来虽然同意,是害怕将来丈夫真的娶进二房,反而更难对付.她最忧虑的是怕多鹤夺走丈夫的爱而冷落了自己.为此他痛苦不堪,而当她得知多鹤被丈夫丢掉后,却发疯似的跑到外面去寻找.在以后共同维系家庭、养育子女的日子里,虽然避免不了家庭矛盾、磕磕绊绊,但与多鹤逐渐产生感情,弄假成真,建立起姊妹亲情.应当说,朱小环具有更为博大的胸怀,她泼辣、刚毅的外表下却包裹着善良、仁义、慈爱与宽容的情怀,那是严歌苓作品中特别推崇、最善于表现的雌性美.“美德是面临选择时的一种性格”.②“张俭夫妇尽管历经许多曲折、坎坷、但是对多鹤始终没有舍弃,保护多鹤在这个家庭生存下来,他俩在非常的*环境中所作出的选择,正是人的美德的显现.一种难能可贵的人伦之美.

而多鹤这个形象,严歌苓用“蒙昧”、“无邪”来概括,“蒙昧”、“无邪”包含着善良、仁义、真诚、宽厚、无私诸多内含.多鹤命运多舛,逆来顺受,天性善良,忍辱负重,不记仇恨,勤劳实在.小说开头,在日军投降,大和民族处杀日本老百姓的惨景中,多鹤背着别人家三岁的女孩逃命.她一出场的形象,似乎就定格在仁恕的人格上了.在当时的艰难生存背景下,多鹤为了隐藏自己的日籍身份,隐瞒自己的“妾”的位置,只能在家庭之外装“哑巴”,她能听,但要装作不能说话,同时还要外出打矿石挣钱帮衬“入不敷出”、拮据贫穷的家.在家里,她要承担起哺育喂养孩子的责任,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却扮演着“小姨”的角色.“中国式的*文化中的‘仁恕’,被我们的文学创作遮蔽了近百年,却被这部作品——以野生的样貌——艺术地激活.”③“*的东西和美的东西是作为一个统一体的两方面出现的”.④美离不开*,人类和谐地相处才能达到现代人向往的“诗意地栖居”,而它的前提首先是人,人要以仁义、善良为先,然后才能和谐共生.没有或者失去了崇高的*,美也就不存在而虚无了.就此而言,《小姨多鹤》给人的启示是多方面的,它所展示的人世间温情与重情重义的传统*,与当今充斥文坛的情场角逐、红杏出墙、煽情滥情的家庭*之作相比实属弥足珍贵.

第三、《小姨多鹤》所展现蕴含的“中和之美”,传达出苦难中温暖的美学.

这里的“温暖”有三层内涵:一是道德的选择取向,二是对生命的关怀,三是创作主体的审美理想.电视剧的编导忠实体现了严歌苓的创作导向与审美追求.“丈夫”张俭把曾经视为传宗接代的女子转换为相爱而去呵护的女人,“姐姐” 朱小环由仇视、怜悯逐渐转化为姐妹亲情.这位日籍女人终于命名为“朱多鹤”而成为张家的一员.多鹤曾多次萌生自杀的念头,在朱小环的劝导与关心下最终被打消.为了保护多鹤,张家只得瞒住她的“妾”的位置、“母亲”的身份、“日籍”的真相.在这种反常的家庭*中,张俭与朱小环保护她躲过一次次劫难.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老百姓追求的和谐、和平共处,这种质朴的观念,就是“返本归真”.小说将张家人瞒多鹤的身份,躲过一次次劫难的过程表达得酣畅淋漓,讴歌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爱与温情,追求的是人伦秩序的和谐、自然的生命状态.”作品将人物置于反常的*环境中,其实是在苦难的*叙事中表达中华文化传统的美学理想,追求普遍和谐而有序的美学境界.编剧林和平的二度创作,安建导演的全剧统领掌控,以及孙俪、姜武、闫学晶等演员的出色表演,都为此剧增添了光彩亮色.

《芳华》:青春记忆中的悲情人生

严歌苓有一类作品是带有半自传色彩的女兵题材小说.从她早期的《一个女兵的悄悄话》、《雌性的草地》到后来创作的《灰舞鞋》,《老人鱼》、《一个女人的史诗》等,严歌苓的小说怀有一种难以忘却的女兵情结.她在军队13年,从1971年12岁入伍一直到25岁,在部队文工团当了8年舞蹈兵.以后当过越南自卫反击战的战地记者.军旅生活伴随严歌苓度过的这段青春岁月,虽然以前在小说中就写过,然而现在的重写,融入了更加丰富的人生体验,更加深沉的理性思考.

《芳华》是写部队文工团军旅生活的小说,时间跨度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延伸到新的世纪.2017年问世的《芳华》,在国内产生了热烈的反响,这个年度的几种长篇小说排行榜,《芳华》都榜上有名,而根据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亦大获成功与好评,票房价值丰厚.严歌苓近几年的长篇曾一度不够景气,给人走下坡路之感,甚至被认为有才气渐退之象.岂料《芳华》面世,又是出手不凡,严歌苓再一次证明了自己,不愧为小说与编剧大家.

严歌苓说:《芳华》是我最诚实的一本书.所谓最诚实,我理解有三层意思:第一,《芳华》的故事与人物都来自作家的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的素材,融入了作家自身的很多元素,如小说叙述者穗子的身份(文工团舞蹈兵、战地记、作家等),情感的记忆与感悟;第二是作家对那段已经逝去的生活、那些熟悉的人物的重新审视与深刻反思;第三为发自心灵深处的沉痛自责、愧疚与忏悔.严歌苓说;“我和书中主人公穗子的关系,很像成年的我和童年、少年的我在梦中的关系”,“穗子是少年的我的印象派版本”.有关穗子“应该说这小说是最接近我个人经历的小说.”⑤《芳华》中的叙述者是穗子,从一定意义上说,穗子既是小说的叙述者,也是作家的代言人.她说:“如果你们把萧穗子认为是我,我会很得意,因为严歌苓说不出来的话,萧穗子说得出来.”严歌苓太熟悉文工团那帮女兵,她写这部小说不需要特意去体验生活,“写这个故事所有的细节不用去想象、不用去创造,全是真实的.”严歌苓称《芳华》是一次非常自然的写作.

小说中写到,时期的文工团,女兵穗子因为谈恋爱写情书被记了一过,被认为思想意识不好.当年在文工团初见男兵刘峰,穗子认为:跟刘峰这样的大标兵是正反关系.觉得刘峰是大好人,乐于为大家做好事,可好得缺乏人性,对这个严重缺乏弱点的人有点焦虑.对自己,穗子有一次甚至感受到:“刘峰对于我的关怀同情,基于对我父亲的认同,为此我都可以爱他了.那是个混账的年龄,你身体里都是爱,爱浑身满心乱窜,给谁是不重要的.”,这是16岁的穗子情感的真实写照,天真,单纯、热烈,那个年代她眼中的刘峰就是这样的人.

九十年代,穗子在深圳遇到当年文工团同室战友郝淑雯,已是二十多年之后.她俩谈到刘峰现在的遭遇,联想到当年文工团刘峰受批判、被处分的往事,不胜感慨,说:我们好像欠了刘峰什么.我们干嘛都那么对刘峰?穗子有很长一段自我剖析.她那时就意识到,红楼里的每一个人都跟我一样,从始至终对刘峰的好没有信服过,都存在那点儿阴暗.“触摸事件”发生,所有人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原来刘峰也这么回事啊.以下是穗子的剖白:

因为我们的卑琐自私,都是与生俱来,都被共同的人性所框定……而我们的丑恶一旦发生在刘峰身上,啊,他居然也包含着我们的不堪,标兵模范都挡不住他本性中的那个触摸……他也就是我们,他是个伪装了的我们,刘峰就是我们想臭骂抽打的自我,我们无法打自己,但我们可以打他,打得再痛也没关系, ……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格外勇敢,人群会格外拥挤.我们高不了,我们要靠一个一直高的人低下去来拔高,相互借胆来体味我们的高.为什么会对刘峰那样?我们那群可伶虫.⑥

这是多么深刻沉痛的忏悔,触及到人性丑陋的痛点,直抵人的灵魂深处,分明在拷问、抽打人性.在那个年代,这种自私委琐,丑陋的人性曾经暗藏在多少人身上.小说借穗子之口,揭示出那个岁月的语境中,人们普遍存在而又不敢明言的阴暗心理.从现在的角度反思,对一位标兵、模范人物,就因为对一个女兵示爱的举动,就口诛笔伐,群起而攻之,致使刘峰被贬而人生命运发生彻底改变,这是多么不人道,违背良心的行为.小说忏悔的力度、自责与忏悔,让人们的心灵为之颤动.这种忏悔是小说最有深度,震撼人心之所在.写到此处,我不禁想起了卢梭的《忏悔录》,卢梭敢于揭露自己的伤疤,披露违背道德良心的丑陋,自我解剖,是对人性的检视,这种忏悔精神亦是文学的一种境界.严歌苓说“这是我最诚实的一本书,有很多我对那个时代的自责、反思.”她的自述也是代表自己,以及同代人对当年的愚昧、浅薄,深深的忏悔.

严歌苓创作了22部长篇及多部中短篇小说,她小说的人物画廊中,塑造了一系列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如小鱼、文秀、、扶桑、巧巧、吴川、王葡萄、穗子、多鹤、朱小环,玉墨等,相对看来,男性人物形象却相形见绌,《芳华》饱蘸笔墨,倾情塑造了刘峰这一男主角,展现了他悲情的人生,在严歌苓小说的人物画廊中,刘峰卓尔不群、熠熠生辉,是一个独特另类的男性形象.

刘峰是来自基层剧团的苦孩子,一个来自山东的青年.他善良朴实,真诚厚道,助人为乐,进文工团后,“哪儿有东西需要敲敲打打,修理改善,哪里就有刘峰.连女兵澡堂里的挂衣架歪了,刘峰就会被请去敲打.他心灵手巧,做木匠是木匠,做铁匠是铁匠,电工也会两手.”,炊事班班长结婚,女方提出要买沙发,在那个年代可是贵重的奢侈品,刘峰半夜里帮他打沙发.他被称为雷又锋.“这是个自知不重要的人,要用无数不重要凑成重要.他很快在我们当中重要起来.”后来他当选全军学雷锋标兵,荣获三等军功章,成为明星,鲜花锦旗簇拥,他不自傲、不炫耀.他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长相普通,貌不惊人.他从来没有去巴结、讨好上级,苦心钻营当标兵模范.他这样的大好人正好适应了那个时代的需要,于是他“被标兵”,“被模范”.他被罩上光环,树为偶像,推上“圣坛”,因为刘峰的行为举止契合了那个年代的语境,这样一个本质上极为善良的大好人、老实人,他的个人情感与私欲被遮蔽、被隐藏了.那个年月的标兵模范被神化,被绑架.

刘峰早就暗恋上女兵林丁丁,刘峰对女兵都特别友好,林丁丁一点也没想到刘峰会向她求爱,刘峰向丁丁表达爱意,把丁丁紧搂在怀里向她表白,丁丁大喊一声救命啊,(憨厚老实的刘峰选错了对象.丁丁成熟世故,爱慕虚荣,对婚姻期盼甚高).这一“触摸事件”如同一次地震,把他从圣坛震下,他被约谈、挨批判、做检讨,下场是党内严重警告,下放(被贬)到伐木连当兵.“触摸事件”完全改变了刘峰的人生.那是“公”排斥“私”的年代,刘峰向丁丁求爱,圣人倒塌、偶像歪斜,惊吓了许多人,尤其是那帮女兵们.如同看见如来佛求爱,圣母嫁人一般惊恐.偶像一旦世俗,复活,仰视的人群就接受不了啦.神也世俗呀.原来你也是凡夫俗子,同我们一样的人,军营里做着各种参军梦的女兵、军官,幸灾落祸、冷风热潮,落井下石等阴暗心理瞬间如火山爆发出来.

刘峰是个人,有七情六欲,他有爱的权利,他只不过有一次“触摸”的举动,却落得如此下场,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如若不是这样,他也许会有全然不同的别样人生.“触摸事件”以后的刘峰,在战争中负伤,失去一只臂膀,装上假肢,差点丢掉性命.再以后,乡下的老婆离他改嫁,他在海南做图书买卖,三轮车被收缴没有钱赎回,乡下还有老母亲与一个女儿,最终因患癌症,落魄病死.刘峰虽然受挫折、遭冷遇,仍然不改本色,依然诚恳待人,帮助弱者.在重病中还不忘寻找他招入伍的那个才15岁小兵的坟.穗子语重心长道:“我想刘峰对这小兵是心重的,刘峰对谁心重起来,重得执拗,一生一世的重.”作家饱蘸笔墨,情深义重,书写了刘峰这样一位普通人物悲情的人生.

《芳华》是一部唤起青春记忆的电影.导演冯小刚年轻时入伍,同样进入了部队文工团.他约请严歌苓亲自改编《芳华》,写电影剧本,可谓理想搭档,珠联璧合.严歌苓有丰富的编剧经验,改编的又是自己的小说,自然得心应手.这个剧本她三易其稿,一共写了190场戏,多写了80多场.严歌苓说:小刚导演比较尊重我的独立思考,就是按照我的思路来写,他也比较好伺候.

应该说,改编获得了成功.与小说相比,电影更加突出了青春记忆的美好、军人的奉献精神,充满融融暖意,减弱了原作的苦难与悲情.小说原名《你触摸了我》,冯小刚改名为《芳华》,片名的改变足见导演的意图.影片添加的文工团解散,舞蹈排练的场面,删去刘峰在海南的一段流落遭遇,让他仍然单身而未婚,最后在小曼的相拥下,在《绒花》的歌声中结尾,留下温暖的一笔.两相比较,小说繁复悲情,电影单纯壮美,小说重人性开掘,电影重怀旧煽情.小说是黑白底色,电影是彩了.

电影《芳华》充分发挥了视觉艺术的冲击力,几个重场戏如“触摸事件”、乳罩风波、文工团解散、战争场景的残酷,以及片尾等都很感人.

镜头的画面美,如一群英姿飒爽、漂亮女兵的集体舞,红绸舞,女兵的芭蕾舞旋转、踢腿,那时流行的手风琴伴奏的潇洒英姿,表演节目的威武阳刚等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另外,主要演员,年轻貌美,充满朝气活力.扮演刘峰的黄轩也俊朗帅气,都为《芳华》增添了亮丽的色泽.

特别是电影中选用的的歌曲与音乐,跳动着时代的旋律,唤起了人们对那个时代青春的回忆.老歌具有穿越时间的效应,是小说所不具备的.如开头与结尾的《绒花》,“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穿插影片中的《英雄赞歌》、《驼铃》、《沂蒙颂》等,以及改革开放后传唱一时的邓丽君演唱的《浓情万缕》,很快会将观众带回那个特定的年代,从而拉近了与影片中故事与人物的距离,勾起浓浓怀旧之情.怀旧与回忆总是相伴而来,回忆也不可能还原历史,通常总会有所取舍,过滤一些东西,复活那些积极、美好,值得怀念的人与事.人们偏爱戴上玫瑰色滤镜回望过去,的确如此,这正是冯小刚导演的《芳华》受到老一辈观众喜欢的原因.而年轻人是陪父母去回忆那一代人的青春年华.那个年代的生活风貌,尤其是音乐舞蹈,以迥然不同的风姿展现在新一代人面前,新鲜、明朗、单纯、大气,用一种别样的艺术美吸引着年轻的儿女们,这正是电影艺术的魅力.

注 释

①严歌苓:主流与边缘(代序)《扶桑》上海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第4页.

②《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商务印书馆1964年版第310页.

③施战军:《卑微小民的仁恕与宏大叙事的文品》,《江南》2009年第一期.

④伊·谢·康:《*学辞典》,甘肃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483页.

⑤严歌苓:《穗子物语》自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4月版.

⑥严歌苓:《芳华》,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版第162页.

(作者介绍:江少川,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写作理论家.长期在高校从事写作学、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的教学与研究.出版《现作精要》、《台港澳文学论稿》,《海山苍苍——海外华裔作家访谈录》,《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教程》(主编)、《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作品选》、《解读八面人生——评高阳历史小说》等著作、教材十多部.在海内外发表论文、访谈百余篇.曾获海内外论文、著作、教材等奖项.)

本文总结:此文为一篇关于风景和《小姨多鹤》和严歌苓方面的严歌苓论文题目、论文提纲、严歌苓论文开题报告、文献综述、参考文献的相关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

论严歌苓《小姨多鹤》中竹内多鹤的人生悲剧
论严歌苓小姨多鹤中竹内多鹤的人生悲剧 袁婷婷(湖南省隆回县第一中学 635班 湖南 隆回 422200)【摘要】 小姨多鹤是作家严歌苓笔下的人物,她的一生充满悲剧,但也透露出她的坚强 本文重点分析.

身体觉醒:双重人格的角逐以严歌苓《白蛇》中孙丽坤形象为例
基金项目本文为黑龙江大学青年科学基金项目(人文社会科学),项目批准号QW201603 摘 要作为“重述神话”系列之一的白蛇,严歌苓改写了传统的白蛇传奇,讲述了在“&.

女性视角下的移民和人文关怀论严歌苓的《扶桑》
摘要严歌苓是当代著名的旅美作家,其大多数作品均是从女性视角出发创作的 作为一个女性作家,严歌苓的作品中充满了对于女性生命存在的一种关怀 本文以扶桑为例,通过分析作品中严歌苓对女性移民生存方式、爱情以及.

个体经验和精神分析学深度关于严歌苓长篇小说《芳华》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能够直击读者心灵世界,令读者为之怦然心动为之颤栗不已的一部长篇小说,是海外女作家严歌苓的芳华(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4月版) 在进入新世纪之后异军崛起的一批海外作家中,严歌苓处于无.

论文大全